【藏源藏】trouble!

*藏源藏,轻微猎寡

*动物AU,和ow原设定无太大关系

*甜饼

*ooc爆炸

突如其来的脑洞,觉得很可爱所以就写了。

 

1.

岛田半藏与岛田源氏都是岛田猫咪家族的一员。

但是这俩兄弟出生的时候他们的妈妈就发现了什么不对劲……他们两个是连着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她正奇怪呢,想把他们分开……

但是发现,他们的尾巴是连着的。

当时他们妈妈就吓得蜷缩成一团不打算看他们一眼。

诅咒缠身吗?

 

2.

小时候的两猫。

“呜哇嘤嘤嘤嘤——”

“哦宝贝你怎么了?”妈妈连忙上前捧住源氏的小脸蛋焦急问道。

“唔、哼……哥哥扯我。”

源氏小脸苦巴巴地指着离自己相近的哥哥一边抹着眼泪哭诉。半藏沉默着,没有否认这个所谓的“罪行”。

很宠源氏的样子。

妈妈左右为难地看了看两人。她想安慰源氏,但却对一直乖巧的半藏也骂不出来。“那……让半藏亲亲你好吗?亲亲你,然后你原谅他。”

“……好。”源氏眨了眨乌黑的眼睛,点头。

妈妈见他如此善解猫意,也就满意地点点头继续去忙她自己的事儿了。

等妈妈走后,源氏立刻换上得意的表情冲着半藏扬着胡须——“哥哥,亲我。”

半藏犹豫不定,细细的眉头又蹙起来了。

“我叫妈妈了哦——”

闻言半藏只好无奈地妥协,“……真是拿你没办法。”然后凑近源氏绒毛还尚未长密的脸颊亲亲吧唧一下——

半藏击杀源氏 100能量

 

3.

“哥哥你别扯我好吗!我要去游戏厅……”

听着源氏叛逆暴躁的声音,饶是半藏沉稳的性格也不由得烦躁起来:“……源氏。先不说父母都不让你去那地方了,——你也不想想我们的尾巴可是连在一起的。莫不是你想我和你一起去?”

听言源氏蹙起了眉毛。这倒是个问题——他在游戏厅里的朋友可不会喜欢这个整日板着一张猫脸凶巴巴的兄长的。

“要么就别去。”

下了最后通牒,半藏侧了侧身子轻声但严肃地道。

最终,源氏抵挡不住朋友连连地催促,只好带上半藏一起。半藏倒也不在意,以他的性子估计到了游戏厅也只有打盹儿的份。

但半藏最终是后悔了。

一只被称作“卢西奥”的青蛙,“哈娜”的兔子,“麦克雷”的柯基……

试问一个哥哥看到自己弟弟交的都是些奇奇怪怪的动物朋友时心情会好吗?

答案是不会的。

所以当天晚上,源氏被狠狠地骂了一顿。当然,半藏蹲在源氏半米都不到的距离平静地跟他一起接受被骂。他也习惯了,反正二人干什么都是受约束的,一直在一起。当他带着怨恨与委屈的目光看向自家兄长时,回应只是一个坦然的眼神。

哥哥,你走着瞧吧。

 

4.

二猫渐渐大了,彼此的关系开始暧昧不清。

两人分开两张床睡,只是由于尾巴只能将两张床靠的很近。所幸,随着年龄的增长,那连着的尾巴,也渐渐长长了。

夜晚,源氏看着天花板,眼神飘忽不定。然后,然后他的臀部传来一阵剧痛。

“Ouch——!!”

一个没忍住,他呲牙咧嘴起来。罪魁祸首半藏被惊醒,连忙跳起来,二次伤害了源氏的臀部。看着自家弟弟用极哀怨的眼神看着自己,半藏猛然醒悟自己干了什么。

“……抱歉。”

半藏凑近源氏的身子,用舌头舔了舔源氏的臀部上方。

“哥……你真是榆木脑袋。”源氏感到浑身不自在。他已经长大了,对于这种小时候舔来舔去的把戏开始感到羞耻并觉得幼稚,然而他哥哥却依然以此为传统,每当源氏受伤总是这样去安慰他。

半藏离开身子。“我知道你不喜欢……但我忍不住。”

看着半藏深邃的黑色眼珠,源氏磨了磨牙,口干舌燥。

“哦……”

然后他很怂地应了一句,先前的不屑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应该为哥哥着想,源氏这么想着,然后别过脸正经地对自己哥哥说道:

“哥哥,我屁股还疼。”

“……”

 

5.

继上次舔臀事件过后,源氏总是拿各种莫名其妙的理由来受伤。半藏有了经验,渐渐地知道他这个强壮的青年猫是不会经常受伤的。

有天源氏请他的朋友们来家里玩,家里顷刻热闹起来。

半藏对于这种场合十分不适应,奈何这猫娘养的尾巴,他不得不坐在源氏旁边不时地点头回应源氏同学们的热情招呼。

“源氏,你哥哥怎么都不说话啊?”兔子哈娜随意地问道,眼里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我可是最喜欢这样的男生了。要不源氏,你把你哥哥交给我呗?”

其余的同学都大笑起来。

源氏看了一眼半藏,见他眉眼间有一丝无奈,一丝厌倦。

“哈哈,怎么可能。我的哥哥嘛,只能由我自己来嘛。”说着源氏还一副小女生的模样黏上半藏的身体。这个举动引来大家的一阵爆笑。

半藏感受着身旁猫的体温,即使不是第一次互相紧贴着身子,但他依然失了神。

但是,你为什么苦笑呢,源氏?

 

6.

血色弥漫,空中满是血腥味。半藏咬着牙,看着躺在地上满是伤口的源氏。

而那血泊的来源,是那条断了的尾巴。

“……哥哥……”地上的人轻声呼唤着,那一刻,这只猫似乎彻底成熟了,不再是当初那个想要慰籍的乳猫了。

半藏没有回应他,黑色的长毛垂在地上的人的眼前。

“你的脸,脏了。”

满是血迹,很脏。

他的哥哥,拿起一旁的弓箭,过长的毛发遮住了他深邃的眼睛。

 

7.

半藏初来到守望先锋,对这里的感觉还不错。

英气的鹰艾玛莉、脾气暴躁但是很正气的黑豹莱耶斯、一天到晚兴奋过度的猫儿莉娜……哦,还有那个他见过的柯基。

以半藏的习惯确实很难适应这里的生活。其他的人没有他那样丝毫的矜持,反而整天打闹弄出一场又一场的笑剧……最后由小小的金丝雀齐格勒来收尾。

“岛田岛田——一起来玩么!!”

半藏在试图捕捉莉娜的身影。可是他失败了。然后他觉得自己很傻的对空气说:“抱歉,……我可能会导致那个party全盘变得无趣。”

一直飘来飘去的莉娜总算是停下了。这只野猫漆黑的眼珠里满是失落。

岛田半藏于心不忍,可是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个榆木脑袋。他已经习惯了将自己的定位好好地摆在那里,那是由于他的弟弟。他说他是什么,他就认为自己是什么。

他忍不住回身看了看自己残破难看的尾巴。

“看来是一段不好的回忆,”齐格勒温柔的声音让半藏浑身都绷紧了,“但是我们不介意更你更多温暖让你熟悉这儿的,Hanzo.”

半藏张了张嘴,谢谢还没说出来,便被某只柯基一把环住脖子。

“我们一起去——等下啊!!为什么你会随身携带弓箭啊?!”

 

8.

“这样的回忆,倒也还不错。”

浑身覆盖着的机械皮掩盖不住猫精炼的身姿,源氏这样笑着对半藏道。半藏对于他语气中的坦然感到不可置信。

“可是……源氏……”半藏还想说什么,但是被源氏制止了。

“哥哥,你错了。一直以来不原谅你的是你自己,从来不是我。”他轻声道,语气中满是柔情。半藏无法看到自己弟弟的表情,但是他很清楚那是怎样一张脸。满脸疤痕,却还有童年的孩子气与长大后的成熟。

他心中五味杂陈。

他是不是打开方式不对?自己亲手杀死的弟弟不仅诈尸而且变得更加温柔了?他忍不住伸出爪子,做出了小时候习惯的动作——去触碰弟弟的胡须。

“……你回来了啊。”

 

9.

源氏不是特别高兴。他以为半藏会十分惊喜,甚至臆想过半藏会高兴地搂住自己。但是事实证明他什么都没得到。

为此他甚至赌气了很久,连大家都看出他的异样来了。

“天哪——源氏!你难不成还是个小孩子嘛?!”莉娜在旁边大惊小怪地叫着,时不时戏谑地冲他眨眼,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才是幼稚的那一个。

“行了亲爱的,”金丝雀飞过来制止野猫,“我想他有自己的想法——是吧,源氏?”

断尾猫快哭出来了。

他仿佛失忆了一般,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哄自己的哥哥。

第一次送玫瑰,被拒绝。

第二次约出来吃饭,被拒绝,

第三次和哥哥切磋且故意放水,被恶狠狠打败并痛骂。

……

还能怎么样跟这只榆木脑袋的哥哥交流!

但是源氏发觉半藏也变了很多。他已经不再是一直板着脸了,在某些时刻会被柯基逗笑,嘴角会上扬了。虽然细微但源氏敢确定,那是真心实意的微笑。

他变了很多,可是自己……他强行让自己安静下来,默念禅雅塔教给他的静心口诀。

于是他强压下心中的嫉妒与躁动,低声下气去请教情场老手柯基。麦克雷吐出嘴里的烟头,嘴对着源氏就是一阵吞云吐雾,呛得源氏发出尖锐的叫声毛都竖起来。

猫狗本来就不和谐。

“麦克雷!”

“恩?”

“没有人告诉过你,不要把烟雾吐到别人脸上吗?!”

“啊,抱歉。”

麦克雷无所谓的态度让源氏越发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柯基懒洋洋地伸出不长的爪子按在烟头上,一边来回反复碾压,一边问:“那么找我有什么事吗,源氏?”

“……”事已至此,源氏却羞于开口了。这岂不是送上门的把柄给麦克雷以后嘲笑他的机会?

“……哦,我知道了——”正思考时对面的柯基欠揍地开口,“是半藏吧?”

看着源氏整个人小跳了一下,还听到猫爪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刺耳声,麦克雷咧了咧嘴自顾自地说:“半藏这个人啊,你看上去他很高高在上很冷漠,其实他人意外地很容易害羞——而且干事总是一板一眼,永远猜不到你的小套路。”

说得好像你很了解他!“……什么意思?”碍于自己还要他支招,源氏低声问。

柯基瞪大了眼睛,看上去很是滑稽:

“你还不懂吗?

“干呗。”

 

10.

源氏听从了麦克雷粗鲁又有效的方法。

 

11.

源氏获得了一个火辣辣的巴掌之后完全愣住。

随后他才反应过来,没有第一时间去向他的哥哥道歉而是扛起刀,就气势汹汹地冲向某狗兴师问罪了。

麦克雷在源氏举刀之前连忙制止了他。

“等一下!你不觉得这是大好机会吗?”

“……没有觉得!——你这个混蛋——”

“唉……这证明他对你有反应了啊!”麦克雷险险地避开凌厉的刀锋,侧身跑开一段距离大声道,“你确定他不是因为羞恼而扇你那一巴掌?”

源氏楞了一下,手上稍有停缓,麦克雷得以喘息。

机械忍者绿芒芒的眼睛盯了麦克雷好一会儿。直到麦克雷这种老流氓都被盯得浑身冷汗之后,源氏才收回了带有戾气的目光,重新变得缓和。

“希望你说的是真话,牛仔。”

 

12.

一个星期,不见源氏与半藏的踪影。

一天黑豹问金丝雀他们人哪里去了,金丝雀也无奈地耸了耸肩:

“他们跟莫里森说要去度假,结果莫里森长官给批准了。”

“……去度假?!杰克怎么想的,竟然还批准了!”

 

13.

至于这个理由,莫里森最后坦白是给情侣的特殊福利。

“大家都会有的,”他说,“你们有谁想去吗?”

然后野猫兴奋地说,能不能和敌人一起去?


FIN



复健产物,觉得自己越来越水了orzzz。……跳坑飞起



评论(10)
热度(39)

孟德斯鸠与虎斗

©孟德斯鸠与虎斗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