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渡】耶稣的礼物

*圣诞贺文

*ooc

   是圣诞贺文,原著设定。私设多

 

 

即便做惯了所谓的“反派”,但他们在这样盛大节日来临时心中也只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的悸动。死柄木也不知何时又失去了踪影。索性,渡我被身子又开始雀跃地缠住了荼毘求他陪她上街上去玩。

“不去。”荼毘非常干脆地回绝了。

“诶诶为什么嘛~?这么干脆,太过分了啦小荼毘。”

荼毘看着眼前少女顷刻间变得些许失落起来的容颜,微微撅起的唇,一时间头疼无比。他可从来没有许诺过什么。三番五次找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他很少有空暇思考这些问题,除了在渡我对他展开纠缠功夫的时刻。

他不是没想过办法,他去问过图怀斯。

最终的结果是那个精神分裂者一面告诉她“女孩子的心思会有谁会懂嗳,别妄图猜测最好”,一面又告诫“女孩子嘛就那点想法,渡我妹妹肯定也喜欢优秀的男人”。

前者说了跟没说似的,荼毘也不愿意去接受后者的说法。

在追寻英雄杀手意志的道路上屡屡遇到了些自己无法预计的阻拦,甚是来自于“同伴”,让荼毘多少有些焦虑与不耐烦。

兴许是希望尽快解决掉麻烦的事务,他挺是好奇,究竟是什么令渡我被身子如此执着。于是他低头看向揪着自己袖子不放的少女,腮边凌乱的发丝偶尔颤抖一下,突然低声一句:“好啊。”

不安分的女孩摇袖子的举动戛然而止。

渡我显然还有些没能反应过来,好看的琥珀眸子失焦了一瞬,才恢复了原样。她眯了眯眼,小小的虎牙咬住了一侧的唇。似是在回忆与咀嚼那个简简单单的“好”字。

荼毘等得有些不耐烦。“喂……”

“就这么答应了,可真让人紧张害怕啊——小荼毘。”打断对方不耐烦的唤声,渡我这么抢着说道。她的脸颊又浮现起了些荼毘熟悉的红晕,但又有些不同,“毕竟人家是第一次与小荼毘约会嘛~”

……约会?荼毘皱了皱眉,被她近乎陶醉的语气染得又多一分迷茫的头疼。他是不惧她,可他生来讨厌麻烦的,会令他头疼的,让他产生动摇的生物。

所幸这样的人寥寥无几,却被他“走运”地碰上这么一个。

“是你说要走的吧?还不动身。”

见到渡我又陷入一幅陶醉的自我空间中,荼毘终是不爽着出声。渡我回过神来,脸上浮起的红晕甚至还未完全散去,让她更像是一个思春的少女。荼毘看见那双眼睛辉发出的狂热前所未有。

但又与她遇上绿谷出久的眼神大不相同。

荼毘说不上来那是什么,但很快便不去再想。

“那走吧,小荼毘~♪”

 

等到从小巷子走到街上时,他眯起眼睛适应了闪烁不断的强光后,荼毘才意识到渡我今日如此纠缠不休的原因。

不甘寂寞的东京夜市满是金色,红色,莹白色的霓虹灯光交织扫至城市的各个角落。到处是善良的点缀在街旁,或在店中,或在小孩子手上不断被舞动,伴随着一声声兴奋的“妈妈,快看!”偶尔能看见几棵经过精心打扮的圣诞树顶着一大颗硕大的星星,树身上还满是闪烁的铃铛和榛果。缎带,圣诞袜,星星,松果。荼毘知道这个节日。名曰“圣诞”,为耶稣的生日。

渡我的脸上浮现出一股喜悦。荼毘这才见到一个真正的女子高中生而不是一个“杀人狂魔”或“女疯子”——柔软红润的双唇微微开合着,偶尔抿一下滋润冬日干涸的嘴唇。她还有个小动作,时不时扯一下自己毛衣的下摆。

“小荼毘!!”

听见呼唤,荼毘还来不及回过神来,手已经被一只冰凉的小手签住,被渡我向前拉去。“喂……慢点。”也不晓得她是看到了什么这般着急,但荼毘只能跟着她往前。

在拥挤的人群中走了没多久,荼毘有些不适应。他几乎很少在这种拥挤的环境里活动。

但是眼前的少女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在人群中穿梭自如。

好不容易地他们站在了一个大橱窗的门口。荼毘还来不及喘口气,看清到了个什么地方,渡我却丝毫没有停歇地将他拉进吱呀作响,刷上了一层绿漆的木门内。

进了门才发现,这个店的生意着实不怎么样。

店内的人寥寥无几,放眼过去,加上他们两个也仅有五个人罢了。但是店内的礼物仍是精致可爱,琳琅满目,一派生机的样子十分讨喜。

“渡我攒了钱买这个哦——!”

当荼毘在货架之中闲逛时,打一开始就不见了的渡我又出人意料地一下子出现在荼毘的身后,手臂自然而然地搭上男子的肩膀,手里竟持着一个高约20厘米的圣诞老人玩偶。

女孩子喜欢这种玩意吗?荼毘下意识想。

仿佛看出他在想什么,渡我发出不满的声音:“小渡我明明也只是个女生喔!喜欢可爱的东西有什么错嘛——”只是这“可爱”的定义过于奇怪是了。荼毘斜睨他一眼懒得回话。

“恩。”鼻腔中发出含糊不清的音,他随意回应,“买完了就走吧。”

“诶!太快了吧————唔,去看圣诞晚会怎么样?

“那是什么?”

渡我似是很为自己的主意而得意,不再执着于这小小的店铺,揣着怀中小巧的圣诞老人,自然地伸手拉上荼毘的手。荼毘下意识想要挣开,锁了锁眉头又放松了下来。

“嘿嘿……到了就知道了哦♪小荼毘再期待一下嘛!”

无趣。

荼毘动了动嘴唇,终是没有出声。

夜已经很深了,还有两个小时就要进入下一天了。但是人们并没散去的意思,反而愈加珍惜起圣诞节剩下的为数不多的时间。五彩斑斓的霓虹灯还在孜孜不倦地,在树梢上,在店铺里,甚至于空中闪耀。这个城市辉发着一种近乎魔幻的色彩,蛊惑着市民们加入狂欢,唱吧,跳吧,时间反正足够。

起初倍感刺耳的“merry Christmas”不再那么突兀了,荼毘发现自己开始不那么抗拒这个久经不衰的盛大节日。

人真是易变的动物。他暗想着,于涩暗的天色下看向自己自袖口露出一截的可怖手腕。再往下,看见丝毫不惧而紧紧纠缠着的,对比起来极为光洁白皙的小手。

圣诞晚会的地点并不远,就位于这附近的花坛广场。两人小跑了一会儿就到了,这点消耗对他们来讲根本塞牙缝都不够。平时人就多的广场此刻更是拥挤得要命,荼毘忍不住扬起了想要“清理干净”的欲望。

但他很理智地压抑住了欲望,选择了沉默。

他并不像让今天变得那么糟——也许是他的惰性偶然发作,也许是心血来潮地想要度过一个完整的节日。暗暗独自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时,陡然广场上的灯都灭了。

他挑了挑眉。

广场一下一下子安静了不少,顶多有几声女孩子低低的惊叹声最后被制止了罢了。荼毘转头观察渡我,意外地发现她也安静了下来,扬着期盼的笑容看向前方黑漆漆的一片。他愣神了一瞬,然后侧过头来。

“Merry Christmas——”

刹那间,悠扬的歌声响起,荡在夜晚的空中,荡在霓虹灯的照耀下。清澈的女声拉长了尾音,起伏之间只剩下的是婉转,饱含祝福的愉悦。灯光在尾音落下一刻陡然亮起,可爱的歌姬出现在舞台上。她冲大家挥起了手,金黄色的头发跟随着跳起。

一瞬间场下沸腾,齐声的“Merry Christmas”响彻了这片天空。

荼毘甚至怀疑,大陆的另一边,定是也能听到这边的呼唤,穿透的呼唤。他不由自主地望向了天空。星星稀稀拉拉地洒着,那一轮明月倒是显得格外明亮。

他低声道了句,“Merry Christmas。”

曾经他从不晓得,一个节日会有这样美好的祝愿。耶稣的生日难道不是只有基督教徒会共同庆祝的吗?到此刻他才约莫察觉到了,它可以由所有人庆祝,是人们寻求欢乐的一个媒介。

还剩半个小时。

高楼上的那一大个儿电子表没有因为节日浓郁的气氛而停止,还在时刻不停地走着。它拼命地走,却让市民更加疯狂。

荼毘静默地看着台上的少女少男载歌载舞,台下的观众疯狂地挥舞荧光棒。台上台下皆一片闪烁。那一个小小的台子似乎阻挡不了他们心中同样的热情……荼毘任由吵闹的声音轰击自己的耳朵,集中注意力让自己忍受了下来。

差一点点,一点点。

他又抬眼看了眼时钟,心中期待起散席之时人们该是会如何一幅表情。

突然,渡我再一次拽住了他的手。他诧异地望去,渡我却偏转过了脑袋,荼毘只能模糊听见她混杂在人群嘈杂声之中,脆脆的笑声:“跟我来吧。最后几分钟待在这里未免太无趣了对吧~~?”

“难得有明智的决定啊,小鬼。”

荼毘应和着,上前了几步改被动被拉着的局面,和渡我并肩走着。这一段路似乎特别漫长,走向空旷的观景台。所幸人还是少了不少,两人行走在街上并无感到太过拥挤。

沉默不语。

荼毘本就懒得主动开口,可如今渡我不知为何也没说一句话。

她的余光甚至捕捉到了几抹熟悉的身影。小绿谷,小爆豪……呀,还有其他英雄,今夜真是热闹呀。她闷闷地想,心脏闷闷地跳。还有几分钟哟……她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观景台。

相比较热闹的广场而言这里的人极少,大多都是情侣和家庭在这里看夜景。只是日本的夜景难能一遇比较迷人的,所以人也不多。

两人寻了个位置靠着,高处的风较平时更冷,渡我忍不住把围巾往上拉了拉遮住半张脸,才感觉稍微舒适点。她转头看着面不改色的荼毘,忍不住抱怨道:“……真冷呀。小荼毘就不冷吗——?穿的这么少。”

荼毘拉了拉自己的领子回应:“不冷。”

“诶,真是冷漠呢。”

又是不约而同地沉默。纵使渡我习惯了被冷漠以待,也察觉到了对方的不对劲。她伸出手扯了扯荼毘的袖子:“呀,小荼毘这是触目伤怀了?真不像你呀~”

荼毘没有回答。

烦躁,烦死了。

明明只是个节日。

渡我见他没回答也没有在意,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今天能陪我出来玩真的很意外也。回心转意了~?呼呼,渡我对自己的魅力还是蛮有自信的……”

“啊,对了,”她顿了一下,转过头来问道,“渡我有份礼物给你哦!”

?荼毘稍有些讶异地转过头来,看见渡我也恰巧转过头来,抿着嘴唇扬起大大的笑容的容颜。她的面颊笼罩在观景台红色的灯光下,琥珀色的眼睛也点缀上了一些粉红色。女孩儿的表情庄重又轻浮,正经又随意。她伸手将风中凌乱了些的发丝撩至耳后。

 

“——小荼毘——”

荼毘听见她最后清脆的,带着笑意的一声呼唤,之后带有伤口的嘴唇接触到柔软一片。

 

他从未感受过这种奇妙的感觉。

呼吸一滞,他的的确确被惊讶到了。

 

她从未感受过这种羞涩的感觉。

双眸一阖,她想做便让自己放手做。

 

“圣诞快乐呀小荼毘♪”

“圣诞是耶稣的礼物的话,”

“那这一份是我给你的礼物噢~!”

 

 

 

FIN

 

 

“小荼毘小荼毘——”

“不要吵我。”

“你忘了那天夜里了吗~?诶……让人好失望呀……”渡我黏在荼毘身边,故意提起那天夜里的事情装出一幅委屈巴巴的样子。

“……闭嘴,小鬼。”

荼毘僵了僵,低头看了眼渡我,俯身在他人视觉死角的地方,微触了她的额头。看着渡我露出一幅得逞的笑,和脸上标志性的小红晕,荼毘没来由地又是一阵头疼。

 

图怀斯:他们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的……?

 

真·FIN

 

我靠我写完了,不可思议……现在是12.25的十一点钟左右。


评论(5)
热度(57)

孟德斯鸠与虎斗

©孟德斯鸠与虎斗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