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斯鸠与虎斗

枝是空中的根

【泽非】是巧克力哦

*大家好我想做高产母猪

*短打合集

*依旧骨科

 

01 麦丽素

麦丽素是我最喜欢的,平时放学经常吃的巧克力。价格廉价,咬起来也酥脆的感觉很让人上瘾。虽然确实是不健康,但仍锲而不舍地偷偷地买着吃。

 

路明非常见着那小魔鬼拿着一包红色的零食,津津有味地低下头去,细长的手指挑一颗,再抛起来,神奇地再用嘴巴接住。

“这是什么?……你都不会腻啊。”他终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转头问正在看电视的路鸣泽。

“呀,哥哥好奇嘛?”

小魔鬼眼睛紧随着动物世界节目中的豹子,轻快地回答,顺带着又吃了颗零食。

“……这是自然,每天看见你吧唧吧唧的不奇怪才有鬼吧。”路明非悄悄地翻了个白眼,避免被路鸣泽发现。

“也是,如果是哥哥的话应该会悄悄翻个白眼吧?”

操。这是被发现了吗?路明非一阵心虚。说实话,养一个洞察力高到爆表的魔鬼弟弟在家里一点也不好受,就像自己整天赤身裸体在家一样。况且更别提,两人一旦一并出门,一瞬间被吸引来的女性让路明非说不上是喜悦还是嫉妒。

路鸣泽见自己兄长迟迟没有回应,清楚是被猜中了,忍不住发出愉悦的笑声:“别这样嘛。我又没有神力。我只是了解你而已。”

路明非再是双眼一翻:“你别说鬼话,快说,是什么。”

“麦丽素呐,哥哥。”路鸣泽微笑,也不跟他绕弯子。

“那是什么?”

听到拗口的名词路明非有些困惑,低头下思考瞬间无果后抬头询问。路鸣泽一幅早就料到的表情让路明非暗暗不爽,“小时候咱们经常吃的,你忘啦?”

小时候……看惯了面前这个俊俏的少年,让路明非回忆起那个小胖子简直比登天还难。

“不记得……”他暗叹自己老了老了。

“竟然忘了,真让人伤心啊哥哥。”

路鸣泽浮夸地大大叹了口气,转过身来,先前接连不断的吧唧声也停止。他突然身体往前倾去,距离之近,两人之间呼吸可闻。路明非被这一着吓得不轻:“干干干什么啊。”

“没干什么啊?”小魔鬼无辜地眨巴眼睛,“让哥哥好歹也想起来吧。”

路明非还来不及询问,嘴中便被颗圆圆的、光溜溜的小球给堵住。他下意识地嚼了嚼,味道还不错……酥脆酥脆的……巧克力的味道也很浓郁……路明非挺享受这个味道,直到一股子血腥味在他口腔中蔓延开来,他才察觉到不对劲。

他连忙松了口,疑惑抬眼看向路鸣泽。

路鸣泽至先前都垂下个毛茸茸的脑袋,仿佛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这下他感应到路明非的视线,抬起头来,脸上满是令路明非恶寒的委屈巴巴。

“哥哥,你刚才咬了我……”用着撒娇的语气,路鸣泽甚至抬起了那只手指,上面鲜红的牙印和少许鲜血完美地验证了他的话,也让路明非感到更加惊悚。

不对,他为什么要把手指也放进来?

难不成是为了讹我……

感应到路明非内心所想,路鸣泽淡淡开口:“哥,我不缺钱。”

趁着路明非被打击得体无完肤,路鸣泽又凑上去,纤长的手指将又一颗麦丽素送进路明非嘴里。这下某人学聪明了,准备用舌尖先试探性地侦查一下时——

在触碰到光滑的巧克力之前,他的舌尖先碰到了同样柔软触感的东西。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一双眯起的狭长眸子,脑袋楞是完全没转过弯来。这给了某个小魔鬼可乘之机,开始优哉游哉地在某人的口腔里进行掠夺。

说是掠夺,其实也不算——在路鸣泽占了五雷轰顶的哥哥的小便宜后,也不拖沓,灵巧的舌头卷起了那颗路明非口腔里的麦丽素就跑,满意地吃掉了零食,还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

在这之后他才慢悠悠地对石化的路明非扬起微笑:

“我反悔了。”

接着他又补充一句,“我会让你慢慢想起来的咯。”

 

02 德芙

德芙绝对牛逼,也算是非常出名的巧克力商家了吧?反正最近出的夹心白巧克力我觉得是一般的,反而觉得最好吃的还是经典的丝滑牛奶味儿。

 

又是一年情人节,路明非已经准备好一个人渡过了。年年亦此,未来亦此——如果不算上把自己强加进去的某个小魔鬼的话。

他匆匆吃完泡面后便拿了瓶冰红茶坐进了房间里,嘭地一声关上了门,让路鸣泽得不到进去的机会。路鸣泽耸了耸肩也不强求,竟是轻松异常地走到了客厅打开电视机悠哉地坐下。

时间流转地很快,这个看似特殊的214似乎也就这么平淡过去。

偏偏上天不愿给路鸣泽一个平淡看电视的机会,门铃响了。他不情愿地从一叠厚重的被褥中起身,拖着懒洋洋的身子去开门。出乎他的意料,站在门口的来者是路明非的师兄——楚子航。

楚子航看到路鸣泽显然也愣了一下,轻蹙起眉,右手也不着痕迹地往回缩了一下。

路鸣泽敏锐地捕捉到他的小动作,浅浅地勾了下眉,倚在门边用着还略显稚嫩的嗓音,悠然解释道:“我是他弟弟。”

楚子航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他一番。路鸣泽身上隐隐散发出的贵族气息并不是有力的证明,楚子航仍是沉默不语盯着少年。

路鸣泽有些头疼。“……要怎样你才会相信呢?一句句说出他的履历?”

楚子航再最后凝视了他一会儿。然后他终再不坚持,将右手所持的小袋子递给了路鸣泽:“给路明非的。”

“巧克力。”然后他又补充一句。

路鸣泽仍是弯着细腻的眼和眉,仍是用懒懒地语调回应:“好。我代我——哥,谢谢你。”

楚子航点了点头,也没有废话,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地离开。

路鸣泽关上了门,直至看向袋子表情才稍稍显得不那么友好起来。“他是不知道呢,还是故意的呢……?”他自言自语似的喃喃几句,看着小袋子里放的整整齐齐的一打巧克力。他眉眼之间都平静的很,甚至用手指挑出一板巧克力,娴熟地撕了开来,嘴唇微张一块巧克力便下肚。

“味道不错。”

他甚是随意地咀嚼,而后将剩下的全部随手放在茶几上。拎起那小袋子,他来到路明非的房间门口。伸出手叩了叩门,他拖长了音问道,“哥——有空吗,我进来了哦。”

夹杂在游戏轰杀声音中一声疲倦的“哦”,被路鸣泽轻而易举地捕捉。

他轻手轻脚拉开了门。

如果说世上有什么让他受不了,兴许只有游戏了。他知道路明非是个星际玩家,也了解过这个游戏,但终是放弃。那种令人眼花缭乱的画面让他极为不适。

于是他瞥开了眼睛,毫不客气地坐在路明非的床铺上等他一盘结束。

半晌,阖着眼休息的路鸣泽很快听见了胜利的音效,听见游戏中嘈杂的音乐总算沉寂下来。鼠标清脆的点击声宣告路明非的游戏时间结束。

路明非揉了把自己胀得生疼的眼眶,语气也染上了颓靡:“……啊,有什么事么……”

见路明非这幅恹恹的模样,路鸣泽忍不住伸手抚上了对方的脖颈,挑开他后脑勺的碎发,带有挑逗意味似的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

路明非被吓得清醒了。

他连忙驱使着靠背椅后退一大断距离:“你你你你你干什么!”

小魔鬼眼里带着无辜,十分坦然地收回了那只作孽的手,再十分坦然地拎出了身后的小袋子。“喏,”他解释,“这是你师兄给你的‘情人节’礼物哦。”

路明非狐疑地看了那个粉色的袋子一会儿,沉默了。忽的他鬼使神差道:“这怎么看……都是师兄每年情人节必得的几份巧克力其中之一份吧。”接着他又抱头鬼嚎了一声:“这就是区别啊!区别!……”

“可是你知道情人节送人巧克力是什么意思吗?”鬼嚎被打断。

路明非停下咆哮,讶异地看着突然出声的路鸣泽,摇头。

“‘我爱你’。”

路鸣泽的咬字十分清晰。双唇一张一合间路明非能看见他呵护得极好的皓齿。他的目光并不上移,因为怕被那双灼人的目光所刺动。盈盈的,就像是在一如既往地诉说着,明明说过无数次却听不见的那三个字。

“……”路明非沉默。“我……下次把巧克力送给芬格尔吧。”

他心中实是对那一小袋德芙巧克力垂涎不已,他尤其钟爱牛奶味的。可是就好像是嘴唇不由自主地拒绝,因为这样才能看见对面打着小算盘的小魔鬼,孩子般的欣喜。

“吃巧克力吧。”路鸣泽悠悠地说。

看着路明非脑袋上又冒出来的几个问号他不由得噗嗤笑出来:“不是楚子航的。——”故意大喘了口气,看见路明非难耐的表情他更加愉悦,左手从身后竟又拿出了一个小袋子——这回是蓝色。

路明非接来一看,里面是一整盒的牛奶德芙巧克力。

冰冰凉凉的手缓慢覆盖在他的手上,轻轻轻轻摩挲。这次路明非没有拒绝。他已经完全shock了,看着一大袋的巧克力,被唬得一愣一愣。

路鸣泽又发出轻快的笑声:“哥哥,我赢了,是不是?”

 

03 脆香米

脆香米真的便宜又好吃!!啊啊啊啊我吹爆!特色是里面脆脆的颗粒吧,我觉得这可能是我最喜欢的一点。……就像初恋一样地嘎嘣脆甜,朴实又不平凡。

 

路明非推着推车,被路鸣泽奴役着。

他瞅了一眼购物车里已经满满当当的各种生活用品,心情已经逐渐趋于麻木。他对于小魔鬼时不时兴起的三分钟热度已经见怪不怪,这次心血来潮想要亲自下厨自然也吓不着他。

“姑爷爷,你买好了没啊。”可是也不是这么挥耗人民币的啊!!!!随着手中的力道逐渐加大,路明非已经看到了大把大把的软妹币从自己眼前流走。

蹦跳着走在前面的路鸣泽闻言回头,孩子气地扬了唇,手一闪几张银行卡便出现在他手中。

路明非被吓到了。“你哪来这么多银行卡??”

“你猜~。”

小魔鬼轻笑几声,笑声充满了恶劣与玩味。他手一挥,那几张银行卡又消失不见,路明非这才知道这是路鸣泽玩的一个小把戏。“所以还是哥哥付钱哦。”

“………………”

突然路鸣泽停住了蹦跳的脚步,快死透了的路明非一把将购物车撞到了路鸣泽身上。路明非还没反应过来,小魔鬼哀怨的眼神就已射来。“不是我说,你干什么突然停下来……”他连忙扯开话题。

“脆香米。”

“……啥?”

“脆香米,”路鸣泽看着眼前的货架,面上揉过一丝兴奋的笑容,竟是将路明非看的楞了一下。少年伸手拿了一半到手里,转头看向自己哥哥,目光清澈,“我想要吃。”

结果就是买了二十大板回家,路明非清晰地记得售货员看他的眼神。

为什么会这样啊!他捶胸顿足。

还没待回家,路鸣泽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拆开了一包,津津有味地吧唧起来。他吃的很香,咂嘴的声音也源源不断进入路明非的耳朵里。路明非好脾气地忍气吞声了一会儿,但随着咂嘴声愈发响亮他已经完全能够确定路鸣泽在故意气他了。

“路鸣泽!!”

听到呼唤路鸣泽顿了顿,轻轻咀嚼下咽嘴中的巧克力,转头对着路明非笑:“不来一点吗?”

“……你明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哥哥不明说我可不懂。”

我操!故意气我呢!?路明非瞪起眼睛冲着路鸣泽差点儿就给他气笑出来。就这么瞪了几眼换来的还是他悠哉游哉晃着的腿,路明非泄了气,伸手:“给我。”

“哥哥回转心意啦?”路鸣泽憋着笑,将剩下的脆香米放进他掌心里。

路明非没动,斜眼睨他:“没吃过的给我拿……哎你干嘛!”

手心中一阵酥麻感传来,路明非猛地缩回了手,感觉跟杵电线上了一样,只差没蹦起来了。路鸣泽看着应声落地的脆香米,撇了撇嘴收回使坏的手指:“多浪费啊哥哥。”

我靠,你这时候还成节约食物小卫士了,路明非一阵无语。他只好弯腰下去捡,但这腰还没弯下去一半呢,肩膀就被狠狠抵住了。

还是那个感觉,路鸣泽湿润的唇压了上来。纵使路明非自认为早已适应弟弟时不时饥渴的发疯,但还是被吓了一下,往后蹦了蹦,一踉跄。符合路鸣泽一贯的风格,他的舌头也很快灵活钻了进来,趁路明非没反应过来故意啧啧了几声。等路明非脑袋绕过弯来,他已经很自然地将脆香米拾起扔垃圾桶了。

路明非这才反应过来,紧张地瞅了瞅周围,果然有不少视线往来,顿时尴尬地都不敢抬头,转头咬牙压低声音道:“你干什么……”

路鸣泽愉快地笑了几声:“哥哥不是想要吃巧克力么。”

“我……还有十几板呢。”路明非觉得自己要把牙齿咬碎了。

“安心啦,”路鸣泽头也没回,但是反手很精准地捏住路明非因为吃力而突起的手腕关节,“没有人看我们。”

路明非楞了一下,手中的胀痛舒缓了几分。

他看着比自己矮上好多的少年,一时间竟然没有什么吐槽的话可以说。路明非闷闷地暗自胡想着,把刚才的事都抛诸脑后了。

可能因为看着看着,眼里就只剩他了。

路明非用鼻子哼笑出声。

 

FIN

 

不知道接下去会不会有类似地后续,但是这篇就到此为止了。如果能看到这里很感谢你把这么无聊的产物看完……

这篇拖了三个月才写完的吧,挠头,前后文风感觉都不一样了


评论(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