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チョロ】黎明破曉時2

*惡鬼附身梗
*輕微惡鬼xチョロ
*主若葉,色松有紅松有
*十四松視角轉チョロ松視角
*r15輕微
*虐有,但he

第一篇点击我的个人主页可以查看xd

2、宿醉
十四松漫步在河邊的街道上。已經十五個小時沒回家了。現在是、嗯、晚上九點左右。遠遠地、能看見チビ太的關東煮鋪子。手中雖然拿著棒球棒的棒球、但並沒有人與他一起。他低頭思考了一會兒。
「チビ太!!來一點好吃的關東煮吧——!」
「喲、十四松啊!咋啦白癡、今天只有你一個人嗎?」チビ太見到燦爛笑著的十四松,不知為何心情被他帶動,也愉悅了一點。招呼對方坐下,チビ太發現十四松身後沒有其他幾個人的身影。不過這樣也好啊、這六個人每次都賒賬,白白吃掉了他好多東西、今天只有一個人也好。
十四松端正地坐好,聽見チビ太的問話,開心地笑了起來:「兄さん們?他們有事哦都~我只好一個人出來啦——!チビ太、來瓶酒!」
「喲,很少見的喝酒了嘛、白癡。」チビ太有些詫異,這傢伙可是很少喝酒的。他自然地認為十四松的酒量不怎麼樣。但還是拿了一瓶酒,放在十四松面前:「注意少喝點哦,白癡。」
「謝謝チビ太!放心、不會喝醉的哦!!」目光在酒瓶上徘徊了一會兒,看出チビ太的顧慮,十四松不由得笑了起來。這個人真好呢!!
十點半了。街道上已經漆黑一片,本來這個時候應該打道回府的チビ太看著十四松的模樣卻不忍心放任十四松獨自回去。他十分鐘前已經打電話給了松野家,接電話的是チョロ松。
「喂,誰啊…?這麼晚了都。」
「白癡、是我啊,チビ太。」
「誒、チビ太?有什麼事麼這麼晚了?」
「還有什麼事啊?!你們家十四松現在醉的軟趴趴的,趕緊過來接他啊?!」說著他無奈地看了看趴在桌子上滿身酒氣的十四松。「他心情很不好的樣子哦。喝了五瓶酒了,白癡。」
「誒、啊?!我馬上就去!!」
然後就掛掉了。チビ太將手肘撐在桌子上,看著十四松的睡顏。還是有一點稚氣的臉頰略微娃娃臉,身上的酒氣和外表完全不符合。嘛…結果還是醉了啊。還要他收拾爛攤子。混蛋、我又虧了!チビ太身上散發出了一股深深的怨念、但卻沒有馬上把十四松叫醒。
這跟平時快活的十四松、完全不像。有些疑惑,チビ太好奇他們兄弟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會導致十四松他、這樣啊?
「チビ太——」
チビ太聽見了熟悉得不得了的聲音、啊、是チョロ松來接十四松了嗎。…可是就他一人啊。想象著這個瘦弱的宅男背著強壯的棒球男孩的模樣、チビ太竟又開始為チョロ松擔心了起來。可惡啊、為什麼我要這樣為他們擔心啊?!又不是他們的媽媽?!
チョロ松沒有在意チビ太複雜的表情,徑直走向了十四松。吃力的將十四松拖起來,在チビ太擔憂的目光下,チョロ松將十四松的兩隻手臂放在自己脖子上,自己則用手抱住他光滑的小腿放在腰間。略微搖晃地站了起來,但還是穩住了身。
啊、身體好燙啊十四松。對方灼熱的體溫讓チョロ松的體溫也微微開始升高。這傢伙…「チビ太、謝謝你了。」轉過頭來,對チビ太綻開了一個完全是發自內心、感激的笑容。
看到這樣的笑容チビ太不禁有些釋懷。「白癡、下次一定要記得付錢啊!」看著チョロ松一步一步、緩緩地、但勻速地走遠,チビ太心情愉悅地大喊到。
「…這個到時候說啊!」

沉睡中、有一隻手將十四松拉過去。他一驚。又是一個自己耶!有趣~!他好奇地看著眼前微笑著的自己。眼前的自己輕輕但有力地開口,將手放在十四松的唇上。「你認為這樣的日子好過嗎…?」
誒。
嘴巴禁閉了上。什麼好過不好過的、我很快樂。想說出這種話、哪知對方先他一步說了出來。對面的自己微笑著,根本不像十四松地微笑著:「想說你很快樂?可是我的心裡不這麼想哦,兄さん。」
兄さん…?十四松吃驚地看著眼前這人。「你是誰啊…?」
「誒?兄さん不認識我了嗎?我很傷心啊。」對面的人蹙了蹙眉頭,誇張地道,「跟你一樣,只有一根呆毛,穿著拖鞋,黃色的衛衣,袖子長長的…我就是你啊、兄さん。你內心深處的另一個你。」
…啊…心中難得的有些茫然。「那、嗯…你找我…幹什麼?」
「兄さん還不懂嗎、就是說,你要復仇嗎…?」
這個不一樣的十四松眼角像狐狸一樣微微彎起,劃出一抹狡猾的弧度。

「チョロ松兄さん…?」
睜開眼,能看見自己身體下綠色的一片。
「啊、十四松、妳醒了啊。」
綠色的聲音有一絲驚喜,似乎在驚喜十四松終於回歸。「這是哪兒…?」詢問道。很安靜啊、絕對不是家裡,那就好。
「啊、還在到我們家的近路呢。快到家了、忍著點哦。之前是我們不好啊…應該和你一起出去的…真是抱歉啊十四松。十四松?不要亂動啊?」
這是道歉麼。微微垂眸,握緊了棒球棒。

评论
热度(12)

孟德斯鸠与虎斗

©孟德斯鸠与虎斗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