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チョロ】黎明破曉時6

6、計策?前世測試【宗教】
順從地(?)被十四松抗進了另一個房間,但是能隱隱約約聽到隔壁一松低沉的喘息聲。…什麼啊,和我一樣的境地嗎…不對不對?!我怎麼會是…下面?!チョロ松甩掉腦內的想法,忐忑不安地看著面前一進來就端正坐好眼睛變成貓眼的十四松。
「十四松…?」什麼啊、自己竟然對那種事情抱有期待哦?暗罵了自己一聲,チョロ松試著開口。
「チョロ松兄さん、」許久,十四松以一種嚴肅的表情開口,「我在想…那個惡鬼——會不會在有朝一日完全奪走我的身體呢?」
「誒?」愣了一下,チョロ松發現自己不得不正視這個問題。確實。夜晚的時候,身體的控制權就會交給惡鬼…那麼,惡鬼的力量定要比十四松要強大的多的、有朝一日,時間慢慢往前推…或許,「十四松」真的要變成「惡鬼十四松」了。「這個啊…要不要跟媽媽說一下啊?」
「不——要!」十四松皺了皺眉,立馬否決了,「チョロ松兄さん還真是蠢啊——媽媽已經為我們操碎了心,這次危險的事件把媽媽卷進來不太好啊!」
說得也是啊。而且松代現在正和松造度蜜月呢。
「我覺得啊…這時候要找イヤミ和チビ太這種狡猾的人——?還有トト子?」
「不、トト子就算了。イヤミ和チビ太倒是可以哦。」チョロ松斟酌了一下、得出的結果是:這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了。「然後,還要去大褲衩博士征求一下意見才是。」

結果是,其他人都跟過來了。包括一松和カラ松。
無聊至死的おそ松粘過來倒是情理之中,而因為被女孩子放鴿子了的トド松跟過來是怎麼回事?!你也有失利的時候啊老幺?…但看到衣冠不整的一松和カラ松跟過來チョロ松根本沒給他們辯駁的餘地面無表情地讓他們滾。
「嘁。」
「oh brother你做出這樣的決定我很sad啊…」
最後還是十四松讓他們穿好衣服再跟來。只不過他歪頭笑著說出「一松兄さん和カラ松兄さん跟過來也行哦——但是千萬別做出什麼奇怪的舉動就是了!!」這種危險的話語後兩人瞬間溫順了起來。
首先找到了チビ太。在這個時候似乎人挺少的,導致找到チビ太的時候他正在做著美夢呢。
「チビ太ーーチビ太ーー」
十四松將長長的袖子放在嘴邊做成了喇叭狀,呼喚著沉睡著的チビ太。
「…誒…啊?怎麼是你們啊…白癡?」
チビ太在十四松陽光的大叫中只能睡眼惺忪地醒來。「喲、精神不錯嘛,看來昨天回去チョロ松有好好照顧你啊白癡?」看著面前那個已經恢復了活力充滿朝氣的少年,不知為何チビ太松了口氣。
「啊…那個…是這樣的…」
「哦對了錢。」チビ太猛然想起了什麼,瞪視著面前六個不要臉的人。
「…啊這個啊我記得トド松你是帶了錢的吧所以你來付怎麼樣?」
「誒為什麼要我來啊チョロ松兄さん〜?十四松兄さん是你的戀人耶、你來負責才是吧?」
啞口無言。
肉疼的付了上次十四松喝酒的錢,看著始作俑者燦爛的笑顏卻怎麼也生氣不起來。…很糟糕啊。チョロ松垂頭喪氣地想。這樣遲早我的錢包會沒掉的。而且看著對方怎麼也生氣不起來。
看著チビ太滿意地數著錢,チョロ松一臉頹廢,最終還是長男清了清嗓子訴說了事情的經過——
「大概就是這樣的。」
當然,其中有些限製級別的東西沒說出來。如果說出來會被擼松打死,就算打不死,十四松也會幫他把我打死,所以還是別說了,嗯。在經過這樣的思想後おそ松有條不紊地敘述了全過程。
チビ太目瞪口呆地掃視著十四松和チョロ松兩人,直到後者一聲輕咳,他才反應過來。「白癡…怎麼招惹上這種東西啊?」チビ太五官苦惱的擰成了一團,有些擔憂和疑惑地道。
「這種事情啊…我也不太清楚。保險起見,我認為你們去找大褲衩博士比較好哦。」チビ太皺著眉頭苦苦思考了一陣子、最後還是這麼提議道。チョロ松看了看十四松,發現對方也是那樣的表情。可是、他們沒錢啊。
「哎…」チビ太看出了兩人的為難,蹙著眉頭輕歎了一口氣,「我知道了。暫且先借你們錢吧,不過記得還啊、白癡。」チビ太轉身在他的關東煮鋪子後搗鼓了一陣,拿出一疊皺巴巴的紙幣。「拿去吧。」
十四松感覺自己的眸子有些濕潤了。這個人…真的好善良啊。不過是為了一個經常賒賬的混蛋、能做出這種事。「嗯!謝謝你啦!チビ太!」大大地笑著,這樣對對方說到。謝謝你了,代表我和チョロ松兄さん。
「加油啊白癡!一定要好好地回來啊!」臨走前,看到チビ太這樣揮著手對自己說。真是個好人啊、チビ太。松野家的neet們這樣想到。竟然、完全不怕他們欺騙他。
於是一行人來到了大褲衩博士的工作室。「博士——」十四松充滿活力地率先走了進去雙手做喇叭狀呼喚著。「呼誒呼誒——來了!」大褲衩小跑了出來看見六胞胎同時來訪不禁驚訝地叫了一聲:「呼誒!…你們怎麼都來了?有什麼事嗎!」
「嗯——那個哦!我們想咨詢一些事情呢——!」十四松愉悅地這麼說著,悄悄地看著對方的反應。見大褲衩微微蹙眉,十四松從チビ太給他們的錢里抽出一點拍到了大褲衩的手上。大褲衩頓時眉開眼笑,豪放地說到:「呼誒,你們說吧!」
「啊是這樣的…」チョロ松微蹙著眉頭給大褲衩博士講述了一遍。大褲衩博士聽完後驚訝的呼喊了出來,天啊!六子看著大褲衩博士苦惱的在自己的發明中踱來踱去,沉思著。
「呼誒!」
就在工作室快要被死寂所佔領的時候,大褲衩仿佛開竅了搬大叫一聲。「有辦法了,呼誒!」眾人眼前一亮,跟著大褲衩來到了一個密室。「這是一種能驅魔的東西…這不是我的發明哦,呼誒。這是達悠發現的古代的驅魔器哦呼誒。聽說、只有特定的人才能使用。呼誒,你們都試試吧?」
「好有趣的樣子!我來我來~」其他人還沒做出回應,おそ松就已經好奇地搶先上前一步舉手了。
「呼誒,可以哦。把你的血滴在這上面測試就好了。」大褲衩點點頭,又推出了一個隱藏在窗簾後面的機器。然後,他拿出了一把刀,還沒待おそ松說什麼,劃開了他的手腕並用機器接住了那滴血。
おそ松被疼得呲牙咧嘴,連忙捂住出血口,好奇地看向那個機器。所有人都好奇地湊上來盯著那個機器的顯示屏看著。
緩緩的,機器上出現了一個圖標。
那個圖標血紅的,是一個惡魔的頭顱。
「呼誒,看來不行呢!你的前世是惡魔呢!」
「惡、惡魔?雖然聽起來很帥但好像是黑暗屬性的吧——」おそ松有些沮喪的撅了撅嘴,但是臉上完全看不出來有遺憾。他退後一步,玩味地看著カラ松:「我的好弟弟,該你了吧~?你是個怎樣的角色呢~」
「哼、我這樣罪孽的男子大概也是世間的一種禍害吧!」
カラ松上前一步,在自己手腕上輕輕一劃。一滴血緩緩落在機器上。深藍色的線一點一點、呈現在機器上。十字架與聖經…カラ松有些驚愕。「神…神父?」「看來是的呢,呼誒!只不過不知道你的光明屬性是否能驅趕惡鬼呢!呼誒。來看看你的光明指數吧——」
[85%.]
「哦~還不低呢!」カラ松撂了撂劉海,沖其他人微笑道,「那還請一松你來吧!」一松挑了挑眉,不是很清楚カラ松為何要跳過チョロ松。他點了點頭,面無表情地割開了自己的手腕。
紫色的線條慢慢描繪出一個頭套的模樣來。「這是…」一松皺了皺眉。他為什麼有不好的預感。
「這是修女哦、呼誒!光明程度50%。」
一松扯了扯嘴角。嘁。他不滿地發出了輕哼,目光殺人搬的看向竊笑的おそ松,勾起個陰暗的笑容。おそ松頓時閉上了嘴。「不過、修女的戰鬥力比較弱,是經常跟隨神父的。呼誒。」大褲衩好心的提醒道。
一松僵了一僵。淡淡的看了訕笑的カラ松一眼,他面無表情的看向別處。
「誒,這是什麼啊?」
不知何時トド松已經來到了機器前。他好奇地看著機器上的粉色翅膀。「…這個…是…」大褲衩蹙了蹙眉,然後猛然回憶起,「這是墮天使啊!呼誒!」
「哇哦~好棒的樣子呢。雖然聽起來肯定不是光明屬性的、但是我想知道,我和おそ松兄さん誰強一點呢~?」トド松吐了吐舌頭,狡猾的看向おそ松。
「啊…這個啊。呼誒…應該是墮天使吧?惡魔只是一種較為低級的生物而已。」
「嗚啊…」おそ松喪氣的低下頭撅了噘嘴。「不過呢——能獲得比自己更強大的人的心~我也挺厲害的嘛!」他眨了眨眼。トド松愣了一下,隨即賭氣似的撅起嘴。
「那是不是輪到我了啊…」
被無視好久的チョロ松無奈地出聲。所有人都看向他。十四松略有些不安的看著自己的愛人。チョロ松緩緩吐出一口氣,目光堅定了起來。這是為了十四松,為了他的兄弟們。
手腕上滴下一滴血。

-TBC-

来自一个忍不住开宗教的咸鱼的哀怨叹息)唉.
讲真不知为何突然兽血沸腾(???)就开了宗教_然而宗教写的不是特别多如果有不好还请多指教.这文看起来是个大坑.
感谢诸位阅读w

评论(2)
热度(19)

孟德斯鸠与虎斗

©孟德斯鸠与虎斗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