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斯鸠与虎斗

枝是空中的根

【七夕短打】無題1
*每對都有各位慢慢吃

-長兄松的場合-
①おそカラ
「吶,カラ松~」おそ松抬頭看向旁邊照鏡子的カラ松。
「?怎麼了、おそ松兄さん?」カラ松沒有回頭,僅僅回應了おそ松的呼喚。おそ松責怪似的撅了撅嘴。
「今天是七夕啊。」
「…啊,所以呢?」
「カラ松你啊、還真是不開竅啊。讓我告訴你七夕應該幹什麼吧?」
「?!」
カラ松驚恐地看著自己身上的人。掙扎了一下發現對方的力氣出人意料的大。看著對方舔了舔唇、並將其一次一次印在自己身上。
「啊…我喜歡你啊,カラ松。」
カラ松愣了一下。然後抱住身上的人回應。
「brother、我也是。」

②カラおそ
「カラ松~」醉過的おそ松靠在自己身上、身上的酒氣有些嗆鼻。カラ松抓住對方的肩膀將他微微推開。
「你幹什麼啊カラ松~…」見到對方無賴地又將身體湊上來,カラ松無奈地制止了對方。笨蛋、這樣我會忍不住的啊。おそ松撅了噘嘴,在カラ松驚訝地目光下把唇壓過來。
「今天…是七夕節…不要再抗拒我了嘛…」
カラ松一愣。對方迷糊中的言語令他怦然心動。他攔過對方的腰,溫柔的重新吻上對方柔軟的唇瓣。纏綿的奪走他口腔中的每一處,カラ松對迷糊中的おそ松說到:
「七夕節快樂,my honey。」

-速度松的場合-
①おそチョロ
チョロ松無奈地看著抱住自己的腰賴著不走的長男。他意思地推了推對方、當然沒什麼用,他就隨著對方去了。
「你幹什麼啊おそ松。不過是七夕而已有必要嗎?」
「有,絕對有!有必要的!」おそ松賴著臉皮的用一種無辜的表情仰頭看著チョロ松。「就給我、佔一點便宜嘛…チョロ松。」
手不安分地從對方的衣服下探入,順著對方光潔的脊背輕輕撫摸。「嗚…?!」三男忍受著長男的侵入,咬住下唇。おそ松立直身子輕輕啃咬著對方精美的鎖骨,伸出舌頭舔舐。
「你給我…住手啊…」
「誒?チョロ松明明很享受吧?」
チョロ松抓緊對方背上的衣服,輕輕呻吟一聲。他反抱住對方。おそ松壓抑的挑了挑眉,手中停頓了一下。耳邊傳來三男急促但是能感受到害羞的聲音。
「快、快點結束了!七夕節就放縱妳一次!」
輕笑。
「好啦我知道了擼松~七夕節快樂。我愛你。」

②チョロおそ
「七夕節禮物嗎?」チョロ松斜睨了一眼用一種渴求的眼神看向他的おそ松。他摩挲起自己的下巴。
「拜託啦擼松~」對方欠扁的說出這樣的話,チョロ松立刻改變了注意。
「這麼希望嗎?」
見到對方猛的點頭,チョロ松嘴角微微上揚。「好啊,」他在對方有些期頤的眼神下身體緩緩前傾,「我給你禮物。」
「嘿嘿,擼松你還挺講義氣的嘛!兄さん很欣慰哦~」
おそ松興奮地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被長男的大力拍得輕咳一聲,チョロ松不由得蹙眉。真是、令人憤怒啊,おそ松兄さん。他附身靠近還在得意的笑的那人。
「可惜禮物不是錢哦混賬長男。」
抱住對方的頭在對方驚愕的註視下猛的吻住了對方。漸漸深入。「唔…?!擼松……?!」
「七夕節快樂。」
良久,チョロ松微微側頭對面頰通紅的人說道。

-TBC.-

好.
可以.
我很咸.
其他的以后再说吧_没空了真心_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