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辉】寻找世界尽头的你


*乐辉
*be虐,慎点
*折原辉失忆设定,慎点
*折原辉死亡设定,慎点
*折原辉小脑萎缩设定,慎点
*ooc有
*小学生文笔
{电脑没有日语输入法失望极。文章中会有同居设定。由于对于医学和小脑萎缩不太了解……有bug还请见谅。小脑萎缩大概指神经中枢弱化而导致记忆力下降手脚不方便等状况。


正文
若王子看了看表。已经四点半了。
“抱歉,今天我能不能提前结束训练?”
“啊?”旁边的ArS成员有些惊讶的看向他。
“又去探望辉君吗?”桃井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
若王子简单地应了一声。
至今为止这件事还是让他耿耿于怀放不下心来。……对于辉君的病。当初看到折原突然瘫软在地,面色苍白,汗水止不住的流淌……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
其他人面面相觑。他们也是知道折原辉的病情的,只不过没有若王子乐那么关注而已。
“没关系,你去吧。”
若王子向海部子规点了点头,留下一句“谢谢”便消失了踪影。
鸢仓将手放在胸口不安地抬头询问微蹙着眉头的海部:“真的……没事吗?”“我也不清楚,”海部摩挲着下巴,“关心则乱啊。”


走进东京市区最大的医院时已经五点了。对于折原的病房已经轻车熟路,若王子很快地到达了折原的病房。但是来到房门边,他停下了脚步。
里面的人平静地躺在那儿,呼吸平稳。平日徐徐生辉的金发有些暗淡地垂落在身旁。脸色相比以前要略微苍白些,身上插着一些奇奇怪怪的管子。若王子不知道有什么用,但医生说对病情有好处就是了。
若王子的脚突然有些沉重而无力了起来。他不敢走进去……怕看到什么,令他崩溃的东西。
“乐……乐……”
病房里有些微弱的呼唤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若王子本以为那是在呼唤他,随即发现对方又发出轻微的呼噜声。……只是,梦呓么。抓住门把手的手略微紧了些,发出“咯吱”的响声。
“诶?是来探望折原先生的么?”若王子回过头去,一个长相秀丽的护士小姐小心地询问。若王子点了点头:“是的。现在不方便打扰么?”
“嗯……请问您是若王子先生吗?”
“是,是我。”若王子有些意外,警惕地回答。
“折原先生说了,如果若王子先生来了就叫醒他。”
若王子有些意外,然后马上反应过来,抓住了护士正要去开门的手。“……不用了。”若王子摇了摇头,目光炯炯地看着有些疑惑的护士,“不用告诉他。顺便别告诉他我来过。别提起。”
“可是……”
“谢谢。拜托了。”
若王子微微颔首看着护士。护士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有些疑惑地嘀咕着走了。若王子清楚肯定又是些什么“明明来了为什么不探望”之类的话,但他没办法。他又望了一眼病房,似乎能听见对方均匀的呼吸声。
“啊,下雨了呢。”


折原生病的期间,若王子每一天都去探望过。但也只是在外面远远地观望而已。上次与ArS的所有人去的时候,听见病房里的折原无力而绝望地询问:“乐没来吗……”他低下了头。
事后海部第一次愤怒地扯住了他的领子。绿色头发的青年的质问与其他人的劝说让他很茫然。他还是摇了摇头。
不能让辉看见自己为他担心的样子。
若王子买了瓶可乐。手指熟练地拉开上面的扣,他将可乐凑到唇边。猛然回忆起夏天时总是会买两瓶可乐回来,给他一瓶的辉。半瓶可乐灌下了肚,还剩一半的可乐被他扔进了垃圾桶。
自折原生病以来,若王子从来没有回过他们的家。他清楚,那里迟早会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往事也罢,回忆也罢,灰蒙蒙的。
他梦游般的来到了自己的学校。这几天要不是制作人和ArS的成员给他的鼓励和安慰,或许他已经完全颓废下来了吧。
“啊,若王子君今天也在学校里睡么?”
听见有些熟悉的声音,若王子微微偏头。“是。御剑君训练好了?”“是啊。今天也够累的。若王子君也早点休息吧。”面对御剑的关心,若王子笑了笑点点头。才六点呢。今天先补上练习好了。
若王子熟练地来到了练习室,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头发和衣服都被淋湿了,服服帖帖地紧贴着躯体。……这样还会像辉君说的那样美丽吗?若王子甩了甩头,似乎是想把这想法抛开。
“啊,乐君?还在练习么?”
“producer……?……嗯。只是想补一下落下的练习而已。”
若王子有些意外地看着站在门口抱着一大沓资料的producer。Producer撩过耳边的一丝棕发微笑道:“是吗?乐君还真是勤快呢。需要我帮乐君什么吗?”
若王子低下头沉吟了一下。
该不该让producer帮助辉和自己呢……。不,还是算了。就算是producer,也不能看见自己软弱的一面。
“不,不用了。练习而已。”
若王子向producer点点头致意,于是producer嘱咐了一句“记得早点休息,不要让自己太累”便抱着资料离去了。
早点休息……
早点休息么。


第二天下午若王子同往常一样去“探望”折原。令他有些不安的是,这个楼层的灯光不知是他的错觉还是什么,黯淡极了。若王子扯了扯领子,蹙着眉头环顾着这个楼层。
他的目光凝在了折原病房前紧锁着眉的医生。
没有知觉的若王子大踏步冲了过去,手揪住了对方的领子几乎是咬着牙地问道:“辉他怎么了!……说啊!”
医生明显被他吓了一跳,伸出手安抚他:“……这位先生是折原先生的家属么?……别慌,听我说先。只是折原先生的病有些恶化了而已。他已经手指不能动了。我们还不清楚他有没有丧失记忆。……这位先生要进去看看他么?他正好醒着。”
进去吗……到底进去吗?但是我该怎么面对辉?
若王子茫然地松开了揪住医生衣领的手。“……好。”步伐沉重了许多,并不是以前那种。是心理上……施加的压力吧。
折原半睡半醒地度过着他在医院的生活。
这种缺失乐趣的生活让他几经绝望。但是想起那个表面高高在上总是损他的人……他就想着自己一定要活下去。听着似乎很乐观,但若王子绝对是他撑了那么久的动力。他明白自己的病情,对于若王子的冷漠已经不抱有期望了。
他知道……自己时日不多。
开门的声音传入他耳朵。折原不认为那是自己期盼已久的那个人。但是当他虚弱地望向那一抹蓝色时他清楚地意识到——
他所爱的人,终于来了。
但是他的心已经麻木了。对于若王子乐的突然出现也没有什么激动的迹象。
若王子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懦弱和无力。“……还能刻冰雕吗?”刚问出口,若王子就有些后悔了。他看到那个人的手有些颤抖。
折原默然。“不可以了呢。虽然也是意料之中吧~完全……没有什么好沮丧的。”他笑着,虽然笑得很勉强。“如果是乐能陪陪我……啊,抱歉!其实我没什么关系的……”折原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在说什么,连忙笨拙地掩饰着。
“……”
若王子低着头,很难让折原看出他的表情。折原忐忑地看着若王子乐,看着他缓缓走近。“乐……?”
然后折原陷入了一个有些冰凉的怀抱。银色的发丝拂过他的脸颊,让他觉得有些酥痒。折原感受到了对方有些自责懊悔的颤抖。他安慰地回抱过去:“没事的没事的~乐这样我还真有些不习惯呢!”
“……抱歉。我来迟了。”
若王子松开手捧起对方有些苍白的脸颊。望入那对有些担忧的金黄色眸子,他心中所有的顾虑和包袱在此刻都被卸下了。
若王子将自己的额头贴上对方有些冰冷的额。感受着对方因为害羞和不知所措而渐渐灼热起来的脸颊,若王子轻笑出了声。
于是折原感觉自己被吻了。
突如其来的触感让他感觉很不真实,只有笨拙地回应。感受着对方吮吸着自己的唇瓣,并反复啃咬,脸上的火热止不住地外溢。牙齿顺从地被撬开,折原努力地回应钻进来的那条舌头。
半晌,若王子终于停了下来。舔舐掉对方和自己嘴边的银丝,若王子擒住面前面颊火红的人的肩膀。
“呵……这样的补偿够吗?”
“……这算什么补偿唔!”
折原不满地撅起嘴拉住若王子乐。在对方诧异地目光下亲吻上对方的唇瓣。
“以后……要来常常看我哦。趁我还没有丧失记忆的时候。”
这句话让若王子几乎要崩溃。
“抱歉。”
“嘛我开玩笑的啦~我们不会分开的!”
“……嗯。辉说出这样的话是想让我感动吗?”


得知折原辉丧失记忆是一个中午。那时候是ichu全员的一个小聚会。心不在焉的若王子因为熊校长带来的这个消息而近乎狂怒。若王子没有理会其他人的劝说,只是抬起脚步离开了会场直奔医院。
“你是谁?”
这样的问题让若王子的心彻底冷了下来。医生很遗憾地对他说,已经——康复不了了。顶多……再撑个半年。
金黄色的头发与金黄色的眸子已经刻印在他心中了。
也忘不了……那天唇瓣的柔软。


“抱歉……我知道我曾经忘了很多东西……但是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失忆了的折原很有礼貌,换在平常若王子或许还会挑眉调戏他几句“怎么突然认真地像个老头子一样了”。
若王子漠然地剥着手中的那个橘子,平淡地回答:
“告诉你也无法改变什么。你只要知道现在有人能陪你就好了。”
“可是你为什么无条件的对我好啊。让人很怀疑。”
手顿了一下。若王子将剥到一半的橘子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在折原警惕的目光下凑近对方的面颊。
“你我,曾经是恋人。”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喜欢一个男人!”
现在的折原不可置信地道,紧缩着眉头厌恶地看着若王子。这种眼神若王子已经见怪不怪了,他又靠了回去:“我说吧。你不会相信的。不过你想听听以前的你的故事吗?”
折原蹙了蹙眉,最后点了点头。
“你原本属于一个偶像培训的学校。你隶属于ArS队伍的一员。
“你很爱美。面对美好的事物总是不会隐瞒地率直夸奖。
“你很擅长冰雕。虽然刻出来的冰雕并不好看。
“你与我是幼驯染,是发小。与我同居。
“你,与我是发誓过永不分开的——
“恋人。
“我能说的大概就这么点了。说再多也没用吧。”
若王子抬起头看着有些茫然和呆愣的折原。“我不会奢求你回忆起什么。”说完这句话,折原看见这个银发的俊美青年又低下头去剥橘子了。折原现在只能靠脑袋仅有的一丝功能回忆。他无法再靠自己的身体了。
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动弹不得了。折原努力地回想着,很努力。虽然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何要努力。但他总觉得自己缺失了什么。
这时候,离医生说的半年,还有一个月。


咔哒。
咔哒。
时间依旧在流逝。
但是若王子的时间已经快要停止了。床上的金发青年依旧保持着微弱的呼吸沉沉地不知醒着睡着。若王子与他身后的人都没说话。Producer上前想要安慰若王子,但被熊校长拦住了。
就算是明白折原不认得他了,若王子依旧抓住了他的手。
几乎没有温度。
若王子微微俯身,将那只手放在自己唇边,企图感受那天的柔软。不出意料失败了。“我会去找你的……。”
折原微微睁开眼睛,看向沉默的若王子。
“不允许哦……。乐。”


金发青年的眸子终于回到了原来。


“要带着我的那份感情好好地成为瞩目美丽的偶像呢!”


咔哒。
时钟不知为何在这刻坏掉了,停在15:34分。银发青年站起身挺直了背,转过头看着ArS的成员,看着producer,看着众人。
“请帮助我成为偶像。”
“那时候再去寻找那份最美的金黄色。”


Fin.
沉迷be无法自拔(bushi)这篇本来预计很少,只有两千字左右。但是有四千字让我有些吃惊。虐我RAKU真的好爽啊(buni)
谢谢阅读❤


评论
热度(14)

孟德斯鸠与虎斗

©孟德斯鸠与虎斗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