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斯鸠与虎斗

枝是空中的根

【速度松(水陆友情向)】轻松的恋爱烦恼(已完结,共三篇)


*突然就有了这么一个脑洞……感觉水陆松给我的感觉没有很浓重的cp味儿,反而有着一种相互帮助的友情,感觉好像很棒的样子。于是就有了以下这篇文章(。【这什么鬼原因

*速度虐我千百遍,我待速度如初恋。【严肃

*前方oocyu

*微水陆,偏友情

 

 

1、

空松最近发现家中的三子有些不对劲,轻松最近都不怎么去看演唱会了,甚至只窝在家里,六个人在一起时,他也没怎么说话,少了一个吐槽担当其他人聊天时也相当没意思。而且在欺负他的时候他竟然也没怎么反驳……!任谁都看得出来不对劲不是吗?

嘛,还是得去关心自己的dearbrother不是吗?

 

轻松坐在家中的沙发上,抱着双膝,旁边随意地放着两本翻开的小黄本。他有些忧郁地将头埋在双膝中,脑内的思绪翻滚着,却因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令轻松越发烦恼起来。他无聊地拿起小黄书,将手伸向裤子,打算以此来消除自己的烦恼。

突然,门猛地被打开,轻松吓得将小黄书丢飞了出去,收回了伸向裤子的手,正经地坐在那儿。

“嘿——my brother,最近过得怎么样呀——哟,还有心思OO呢~等等……你拿的这本好像是限量版诶?啊,果然,如此睿智的我的弟弟怎么可能搞不到这些东西——”

轻松督了一眼独自在那儿孤芳自赏的空松,嘴中小声地喃喃了一会儿:“啧……这不过是向小椴借的……而且你为什么会对这种东西这么感兴趣啊……。”声音越来越小,以至于空松没听到后半句损他的话。

“嘛,也给你亲爱的尼桑看一下呗——”借着这个理由,空松以一种极其痛的走路方式来到了轻松的旁边,坐在了沙发上。轻松放下脚,瘫软的坐在舒适的沙发上,不明白空松突然来这里的理由,于是询问道:“啊,空松哥哥,那你今天为什么又突发奇想来看你的弟弟呢?”

“哈,身为温柔的尼桑的我,或许……有时候还需要了解一下黯淡星光的弟弟呢,”空松扶了扶额,似是在抒发着情感,说出的话语却让轻松心中咯噔一跳,“啊……夕阳是如此的美好,可惜不知道他为何却不愿意留在大地与人相伴啊……”

“痛松……哥哥,”轻松实在耐不住内心的烦躁,开口询问道,“有话直说,不要拐弯抹角的。”

空松挑了挑眉,似是诧异轻松敏锐的直觉,然后他转过头来,难得的正式道:“那么,my dear brother,我就单刀直入的说了——请问你为什么最近如此烦恼呢?是有什么trouble吗?能跟尼桑我谈谈吗?”

轻松身体微微一震,默不作声。空松微叹一口气,推了推墨镜:“嘛,也没事,夕阳也有他的苦楚啊——这转瞬而逝的美丽却格外的令人心疼。”说着,便站起了身,一副又要出去搭讪kara girl的模样。

“等等……空松……”

背对着轻松,空松的唇角微微上扬。“啊——夕阳他也有自己的苦衷啊——是否能说给凄冷但同样寂寞的月亮听听呢?”他转过身来,眼中胜利的神色悄悄闪过。

轻松轻哼了一声,没有理会径直走来重新坐在自己旁边的空松,缓缓开口:“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哦原来如——等等?oh!my brother!原来,是因为love么?确实呢——恋爱的烦恼令人可怕。”

“呐,空松,你喜欢过人么?”

“啊……那是当然。我热爱着每一个痴迷于我的女孩啊……”

“不,我是认真的。”

“……嗯,那没有。”

“是吗……呐,我说,空松,你知道我喜欢上的人是谁么?”

“啊,这还真不知道。是哪个可爱的女孩子?喵酱那种?”

“……你都猜错了哟。我爱上的人是我不该爱的人呢。”

“唔喔……!”空松敏锐地捕捉到了轻松眼中的一丝凄凉,有些心疼自己的弟弟。他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肩膀,鼓励他:“嘛,恋爱什么还有我空松搞不定的?说你喜欢谁,尼桑我来帮你——”

“不行的!”轻松一听就急了眼,急忙反驳。

“咦?为什么?嘛——说出来也没什么的嘛——诶?轻松?!”

轻松哭了。

他的眼眶此刻充满了泪水,也不顾忌自己的尊严。在痛松面前哭得这么伤心,还真是狼狈啊。他自嘲的想到,内心此时最依赖的却正是身旁的人。他呜咽道:“空松……我……”半晌,却没说出一句话来。

突然,他感觉自己被轻轻地搂在了怀里。空松搂住身体还在不断颤抖的轻松,粗糙的大手笨拙但是温柔的抚摸着轻松的后背,他将轻松的头轻轻靠在自己怀里,嘴中不断地安慰道:“my brother也不要太伤心了……没事,还有我在呢。有什么事是身为计划通的我解决不了的吗——”

轻松对于面前的这个人已经完全没有戒备了。他的泪水将空松的右肩打湿,而空松却并没有介意,也只是一下一下抚摸着轻松单薄瘦小的脊背。

“空松哥哥……呜……”轻松的眼眶通红,轻松在暗骂自己愚蠢与懦弱的同时,却很放心地将自己交给了前面这个六子中自己最信任的一个。

 

空松看着逐渐平静下来的轻松,正色道:“那么,轻松。你喜欢上的……是谁呢?如果没猜错的话……是同性吗?”

轻松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儿。空松有些关心的看着他。“嘛是的啊、”轻松像是放弃一般,无奈地回答空松。“可若是这么简单我会这样吗。”

“……兄弟?”空松的脑袋仿佛开窍了一般,立马猜中了结果。嘛这个蠢哥哥还有聪明的一天啊。但不愧是我的双子呢。轻松别开了头,心中有无奈,有欣慰。“是不是哥哥我啊——好吧不是我。”

轻松觉得自己刚才感受到了一丝痛意。他手肘撑在膝盖上,回头看向空松。小小的屋子里突然静寂下来,尴尬极了。

轻松放弃了狡辩,轻轻张口——“o……”刚发出了一个音节,却立刻被一声兴奋的大吼打断了。

“轻松哥哥——空松哥哥——啊咧咧咧??你们在干什么嘛~~!一起去卡拉OK吧怎样?!”

看着十四松笔直的向自己冲来,轻松连忙闪开。先不说空松,这样下去我会死的啊。

十四松被躲开,撞到了柔软的沙发上,他被反弹了一下,坐在了沙发上。看到险之又险避开自己的轻松,他拖着长长的袖子,虽咧嘴笑着,却好像有些受伤地看着轻松:“轻松哥哥为什么躲开我——”“因为会死。”轻松摆手。

“可是空松哥哥都没——”“空松当然不会。”

空松瞪大了眼睛看着轻松:“轻松——你怎么就这么对我有信心呢?十四松的力气你又不是——”

“可是你也很强壮啊。六子中唯一能和十四松媲美的吧。”

“……你还真信任我。”

“咦——哥哥们在说什么???”

“啊十四松乖哦……你力气太大了,若是压到我身上的话我绝对会重伤哦。不过空松的话没事儿。”轻松摸了摸自己家超级可爱——的弟弟的头,柔声道。十四松仿佛听懂了般顺从的点了点头,转头向浑身颤抖的空松。

“空松哥哥——!!”

“呜哇啊啊啊十四松痛痛痛痛!!”

“哈哈哈哈空松你也会痛啊。”

“当然了不过我还是能接受mybrother对于我的热情的啊痛痛痛痛……”

我的好兄弟。空松。

 

2、【小松第一人称叙述】

就算轻松他隐藏的很好(或许是没意的?),但是身为长男也可不是空摆个名号的……轻松他,最近和空松走得很近吧。啊拉啊拉~身为长男,我竟然会出现一种名为“嫉妒”的情绪呢?说实话——我自己都有点不可置信呢~可是我如此喜欢他。

我会输给仅仅比自己小一点的弟弟??如此可笑——看来,我需要和空松谈谈呢。

看了看自己和空松的作息表,我决定下午约他去咖啡厅。

空松接到我的邀请后没有丝毫怀疑,纯粹的认为是自己的哥哥对于自己的弟弟的关爱罢了。诶……这样没有防备的弟弟也很可爱呢。可惜哦~如果知道我是这种心思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下午到了约定地点,发现空松还没到,于是便点了杯咖啡一边享用,一边思索着言辞,该怎么把我可爱的弟弟圈入圈套从他嘴里套出点什么来。啊啊~想到了呢。空松——快点来吧。

空松一如既往的痛。我强忍着墨镜皮夹克和美瞳带来的痛意,笑吟吟地摆出长男架势问他要些什么。

“啊……那么就来一杯浓咖啡少糖少牛奶的latte或cappuccino吧。”

“啊这略带装x的点单是怎么回事好痛哦空松。”

“哼……不过是平常的贵族人的点单而已了——”

很好。没有察觉到我的意图。还是一如既往的痛发言、很好、很好。我这么想着,嘴角的弧度不由自主地得意的扬起。

“啊,小松哥哥很exciting吗?”哼,被你发现了呢。是的哦,我心情很好。我这么回答他。但是,空松脸上“啊我的哥哥这么高兴我也很是为他高兴啊”的表情让我好像回忆起了什么。空松,真有你的、差点忘了——你是演剧部的呢。虽然你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进入状态,但是,这种没有防备的表情——是不是也是演出来的呢?啊啊、差点就中招了。

虽说计划有些被打破了、我脑袋中的想法一个个蹦出,但还是没关系哦。

“呜啊……其实呢,不瞒你说最近轻松弟弟很奇怪呢是吧?”

“……!”空松的眼睛出现了慌乱耶。被我猜对了吗——他们俩有什么嘛?如果真是这样……真是委屈你了空松。我会不惜手段的将你这个路障清除哦。

空松心中却飞快的思考着——小松哥哥已经知道了吗。虽说隐隐有些猜到了轻松喜欢的就是小松……但是看样子他好像很回避这件事呢。或许也是很怕小松哥哥厌恶他吧……真是心疼啊。但是也毫无办法。

空松小心地选择着措辞:“是呢……他对小松哥哥有表现出什么奇怪的举动吗?”

就是跟你很亲密啊空松。你在装傻么。“我可是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轻松弟弟哦~~~”我微笑着,也丝毫不在意暴露给空松他的想法,反正是情敌,也光明正大的宣战吧。战斗吧,空松。

但是空松接下来的话着实让我大吃了一惊。啊啊啊——完全、完全、是意料之外呢。

“小松哥哥喜欢轻松?!那么你们为什么不两情相悦啊??!!”

诶。

诶——

诶诶!完全出乎意料啊?!空松难道——自己误会他了么——小松你还真是糊涂啊。后知后觉呢——我悲哀的叹了口气,但更多的还是激动地疯狂。脸上的长男气势微微有些弱了啊……小松眯了眯眼。空松你不简单啊。完全打乱了自己的阵脚呢。是真的?还是假的呢空松?

空松看着我的反应明显愣了一下。随即完全懂了。这两个人……出人意料的很是相同啊。

“啊……那么空松弟弟~愿不愿意帮你唯一的哥哥一个忙呢?”我站起来走到空松的旁边,略略俯下身子,凑近他的耳朵低语,“亲爱的弟弟。”

 

3、

不知道为什么,小松在此时突然进来,找到了轻松。说实在的心里很慌张。但是轻松演技也不是十分差劲,于是强作镇定地从应职书上抬起头来,冷静地询问小松,小松哥哥你来干什么呢。

见小松好像很愉悦的样子,他不知为何心里更加不安了。

 

昨天。空松很严肃的按住轻松的肩膀如此严肃的对他说:“轻松。我希望你,大胆子出来,向小松哥哥告白吧。”

“不对啊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小松哥哥的。”轻松感觉自己要乱了阵脚,暗骂自己,你表现的如此明显连空松都看出来了么。不过这好像也贬低了空松。不没事啦——重点不在这儿。

“啊?这很容易看出来吧?你不是说了吗。”

“什么啊你听到了啊?!为什么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啊。”

“我怕我说出来……你会责怪我啊。”

“完完全全没有一点哥哥的样子啊痛松。”你真的是我的哥哥吗……还很不懂事啊、这样看来,似乎我俩在一起时我显得比较像哥哥呢。轻松这么混乱的思索着,大脑死机得甚至没有分析出来空松到底想干什么。

“你出人意料的迟钝呢轻松?”

“不不是我迟钝的问题吧……问题是向小松哥哥表白八成会被厌恶是同性恋啊。还是兄弟。这种禁忌之恋他接受不了的吧?!”啊不行了大脑当机了当机了当机了。

空松不由得感叹道:为什么,自己的弟弟这时候就特别不聪明呢。他想起咖啡厅那会儿小松对他说的话:

“空松呐~既然如此帮你唯一的哥哥一个忙怎么样?说服他来向我告白怎么样——事成之后给你一万元哦。啊啊——竟然这么轻易的就将自己多年来打小钢珠和赛马的钱花出去了呢?所以……给我点面子哦……空·松。”

现在想起来还是一身冷汗好吗!有这样的长男吗!有用金钱收买兄弟的长男吗!可耻!诶不过仔细想想我好像就是那个被金钱收买的人。空松这样想着,头疼极了。真是一笔很困难的交易啊……不劝说轻松,我拿去结识(勾搭)kara girl的钱要怎么办啊。啊不对不对怎么可能因为是这样的理由!一定是因为自己真心希望他们幸福罢了!

“可是也不一定啊……以我的直觉你能成功的。”思考良久,也只能这么说了。

“……”轻松沉默了。

“好,我试试。”

耶?成功了……!空松绝对是发自内心的祝福轻松和小松——你们会在一起的。

 

“轻松~~”小松走过来坐在轻松旁边,亲昵的搂住他的肩膀,丝毫没在意他“住手啊混蛋”的抗议,凑近他的耳朵轻轻道,“最近轻松对我很冷淡呢?哥哥我可是很寂寞的啊……”

“混蛋长男过去一点啊好恶心!”轻松一边说着口是心非的话,内心一边疯狂的大叫:他搂住我的肩膀了!在我的耳边说话了!耳朵传来的灼热感和丝丝的酥麻感让他的耳根子不争气地红了起来。为了不让小松看见,他连忙捂住自己的耳朵。

但小松的眼睛怎么可能连心爱的人的细节也捕捉不到?这一举动让他更加证实了自己的想法。果然……

啊啊怎么办……为何有些不妙。轻松的大脑难得得又当机了。

趁现在告白可以么……

小松愉悦地在脑内一遍遍演习着当轻松告白后自己该干什么。

趁现在接受轻松的告白~

“oh my dear brother,如果你自己不主动争取的话,小松他真的会答应你吗?若是你告白的话说不定还有一些希望呢——否则的话,机会完全就是zero了。加油吧我的弟弟!”

想起空松对自己的鼓励,轻松有些无奈,但心中还是有些感动呢。自己的双子不愧是自己的知己啊……完美地把握了我的心理呢。

但是……自己嘴上确实是答应了,可是一到现场……怎么说,这种压迫感和紧张感还是让他紧张地气都喘不过来,更别说开口说话了。

小松似是看出了他的尴尬,半调笑半认真的说:“哎还真是少见呢安静的轻松。自己的弟弟有烦恼兄长也是要帮你解决的对吧?有什么烦恼尽可以与哥哥分享哦~轻~~松~~”

喂……这是什么意思啊长男?!绝对是看出来了吧绝对是看出来了吧……?!

不对我掩饰的这么好,前天他还跟我正常的交流的不像今天这样带来一种可怕的压迫感。莫非……轻松苦笑着,我的好哥哥空松,怪不得昨天晚上你会突然这么跟我说呢。我该感谢你是吗?

 

空松:阿嚏!啊如此strong的我也会感冒呢……

 

他微叹一口气:“这事情你估计很快就会知道的……”

他不知,这句话给小松带来了多大的惊喜。嘛~终于到手了呢~~其中的坎坷现在看来也不算什么嘛?诶不过不过。这样的轻松、扭捏着想着要不要说出事实来的轻松、确实很可爱呢~~不过我的弟弟这么可爱真的没事么……吃醋什么的也是难免的哦。

“啊是吗?尽管说出来哦~我不在意的。”

什么你不在意?要是说出来你就在意了啊。轻松默默吐槽着,但是看到前面的人帅气的笑靥,这句话直接卡在喉咙中出不来了。

“其实……也没什么……”轻松咬了咬下唇。

“嗯哼……?”

 

“我……

“我喜欢你小松哥哥!!!!”

 

4,【轻松第一人称叙述】

啊啊说出来了说出来了!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心跳的速度逐渐上升……上升……不行了唔啊啊啊啊啊要爆炸了……

我能猜到,自己的脸上想必是通红的吧。不……应该是全身通红从头到脚。天哪天哪好尴尬……小松哥哥会不会厌恶我……一定会拒绝我的是吧,我早就猜到了。也是……谁能接受来自自己兄弟的感情呢……

早知道就不听空松乱说了……可恶啊可恶啊就算保持着那样的关系也比厌恶好吧?!

我有些沮丧,有些不甘心,强忍住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悄悄地抬眼,看向小松哥哥。

“轻松”这个名字被他厌恶了吧?“轻松……”却听到他轻轻呼唤自己的名字。什么啊,强行将自己的爱看成兄弟之间的爱吗。那也好。

“我也喜欢你啊。”

……

……

……

不不不让我冷静一下。我觉得自己很冷静。不对不对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平时冷静的我去哪儿了……

“轻松,轻松?”

我听见对面的人在呼唤我。我很想看他,看他现在的表情,但是我不能。我很清楚我一旦抬起头来与他对视,眼睛接触到他,我一定会死去。血液涌上脸颊,通红一片。

“轻松、轻松、轻松……我爱你啊……为什么不愿意看我呢?”

听着他有些落寞的声音,我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他低垂着头,眼睛有些雀跃却因为我不抬头的原因有些失望。我从这个角度看着他柔顺的发丝不只因为什么原因微微颤抖着。

“小松哥……唔?!”

糟糕。

唇上有些柔软的感觉,虽然有一种苦涩的味道,却令人心醉。我感觉自己的防线在崩塌,最后终于抵抗不了,只能顺从地闭眼。我感受到小松哥哥已经察觉到我的放弃,因为唇上的柔软更加放肆起来。

……终于结束了么。

我回抱住小松哥哥。

 

End、more

轻松最后还是和小松在一起了。空松在两人成为情侣后的一天,趁两人不在,添油加醋地对家里毫不知情的兄弟们侃侃而谈。空松思考着,我该怎么描述他们的表情呢……一松啊,还是那么无精打采,但好像一副公猫怀孕了一样的吃惊;十四松的眼睛瞬间猫眼,都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椴松……空松用一种“害怕——松野空松限定版”的表情斜睨着家里的老幺。

椴松听完空松的描述后,津津有味的看着手机,似乎根本没听进去。其他人却不这么认为。谁不知道椴松的为人……

“我回来了~弟弟们有想我们吗~”

“啊拉是人渣长男啊~”

“……小松……”

对于小松和轻松的回家,不知为何空松觉得有些尴尬。哦拜托拜托了brothers千万别说出去不然我会十分danger的!!

“我说……小松哥哥啊~”

出人意料开口的是椴松。空松狠狠地瞪着椴松心里几近撕心裂肺的嘶吼道:哦不totti——不要出卖我啊!!!椴松不知有没有注意到空松的视线,他自顾自的开始说了起来。

“哦?totti什么事呀~”小松的心情异常愉悦。空松悄悄地看了眼站在后面的轻松。轻松也在看着他。……这种眼神十分danger啊brother。轻松对空松说着唇语:多、亏、了、你、呢。空松回报给他一个讪笑,啊哈,不用感谢我……

“你和轻松哥哥刚才去干什么了呢~”

“哦,这个啊。我和轻松去约……唔……”

“啊不不不我们刚才去买了些日用品瞧是吧?”

轻松连忙捂住自己这个大嘴巴的爱人,还怕掩饰的不够,还指了指旁边的一大袋袋子。一松和十四松难得的都沉默着,只是一个露出了阴暗的笑,一个大大咧咧的张着嘴巴灿烂地笑。椴松微笑着轻轻摇摇头:“轻松哥哥不用掩饰哦……”

“空松哥哥已经告诉我们了。”

空松啊……轻松突然松开捂住小松嘴的手,微笑着向空松走去。

哦不等等等brother我们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恩怨为何要自相残杀……空松看着跟平常一样的轻松走过来,惊恐地撑着地面连连后退。

突然,轻松停住了。他叹一口气:“算了……也没什么关系。知道也就知道吧。”

小松哥哥惊喜地看着轻松:“唔喔喔轻松也开始大方起来了呢~虽然觉得以前忸怩的轻松更加可爱但是噗呜哇……”

轻松给了小松一个十分温柔的爆栗之后叹道:“呜哇竟然和人渣长男是恋人……不知道我前途如何呢。”

然后,他用一种很认真的语气对着其他神色各不同的兄弟说道:

“总之就是这样我和小松哥哥正式的……”

“成为恋人了。”

 

FIN.

 

作者唠叨

很久以前写的。现在随便丢上来。审视了一遍发现ooc……已经破天际了orz。让我死。如果大家能喜欢的话,谢谢。开学产文不多,会填上以前的坑的。

下次再见。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