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斯鸠与虎斗

枝是空中的根

【NGNL】Jipril


Umm..
倒是些很无趣的人类呢.垂死挣扎的样子...明明知道自己会死、却依然眼里闪着坚定的光芒.不过是些小蚂蚁.
笑嘻嘻地伸出了白皙的手掌.
“嘛,让我瞧瞧你们还有什么能耐吧☆”

-天击-

连机凯种令人闻风丧胆的伪典·焉龙哮都会在此面前摧枯拉朽地消失.
绝望的力量、就是这样吗?

利克——这个拯救了世界的游戏玩家却在天翼种的面前显得那么软弱无力.

“是多么愉快呀.我很开心哦、真的.”
看着在天击下毁灭的机凯种,终于忍不住嘻嘻笑了起来.
这算什么嘛、唯一神特图.
挑衅地望向远处的天空,仿佛在那纯白的云朵下有着一个少年.一个自称唯一神的少年.
你所规定的十条盟约...不得杀伤.只是基于鲁莽的动手吧?在游戏的因果效应下、杀伤什么的可是很多很多哦☆这种常规,也不会有人有能力去破坏它吧?
重新低下头去、发现那个人类青年抱着那个愚蠢的挡住自己攻击的机凯种,绝望地流下悔恨的眼泪.
“原来人类的情感是这样的呀.”
讶异地开心笑着,虽说在心中嗤笑但也承认…自己很想了解这究竟是种什么样的情感.
“这个机凯种也很可怜呢…明知道和人类扯上关系、就挣脱不掉的吧.”
微微仰头笑着说完嘲笑的话语后,也没有再想去杀掉这个已经生不如死的人类种了.

你在看着这一切吧、唯一神先生.

翅膀在身后扇动.穿梭在云层之间…高层种族的地位是无法撼动的.
带着这样的些许自豪和狂妄、杀戮机器天击的光一次次闪起.
Fin.

恩..一些很迷的自戏吧只是作业而已?
时间是..希维和利克那段时间恩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