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兔】窗口

*斯卡哈x乌莎哈MA衍生同人文。

*有私设。

*有丘豪、姬贼。

*微虐。

 

窗外的雪依然纷纷扬扬的下着。

“乌莎哈、乌莎哈——”

“斯卡哈大人、又有什么事吗。”

白色的身影明显有些不耐烦,动也没动。火焰依旧在壁炉里窸窸窣窣地响着。懒散的魔女丝毫不介意形象地瘫倒在柔软的床上,不断地上下划着手臂。

“不来休息一会儿吗?难得放假。”斯卡哈侧了侧头,显然不是很明白依旧用心看着资料的乌莎哈。那个身影很笔挺,但是斯卡哈能看出一丝疲惫。

“否。为了让斯卡哈大人回去之后能交的了差,得继续努力。”

“哈哈、乌莎哈原来是为了我吗!我好感动哦。”

“否。是斯卡哈大人的幻想。”

“嘿嘿、这样吗。乌莎哈……”

“?”

“你说他们都在干什么?亚瑟们。”

 

“喂、佣兵……我说你衣服怎么又乱扔了啊!?”

佣兵亚瑟刚从浴室里出来就遭到了富豪亚瑟的一顿骂。无奈的看着那张布满怒气的精致容颜,佣兵挠了挠湿漉漉的脑袋。“知道了知道了,用不着那么生气吧。”说着故意很委屈的低下头去。

这样一弄富豪的心瞬间软了。

“……下次别这样了,啊。”低下头叹了口气感叹自己是遭了什么孽,俯下身子整理起来。

“嘿嘿、麻烦了。”

随即很不好意思地拉过富豪在对方的唇上吻了一下。但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似乎更生气了。

 

“呜哈哈、歌姬——胸借我揉一下嘛——”

“唔、咿,不可以啦!”

歌姬亚瑟在雾气腾腾的浴室里红着脸躲开盗贼亚瑟的魔爪。“答应你一起洗澡……一起很好了啦!”有些无奈地看着面前无理取闹的小姑娘,歌姬嗫嚅着说道。

“唔哼哼、歌姬是不爱我了吗……”盗贼像个小动物一样垂下了头委屈地说道。

“呜哇……没有……”歌姬单纯地一下子上了当,手忙脚乱地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好把对方拥入怀里。然后被占了便宜。

盗贼幸福地边占便宜、边在毫无知觉的歌姬怀里直哼哼。

 

“想想就是那样的场景呢——哎、真幸福啊,他们。”斯卡哈愤愤地把拳头往上伸、发泄似的挥了一下。要是乌莎哈也能和我这样就好了呢——她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如果斯卡哈大人想的话,乌莎哈也可以奉陪。”

咿?

等等等等……梦想成真了吗?吓得斯卡哈蹦了起来。然后看见对方微红着脸微微偏头。

“新年了……也稍微放纵斯卡哈大人。”

“呜哇哈哈哈、太棒了诶——能做一些很过分的事情吗?”斯卡哈搓着两只有些粉红的手小心地问道。那人犹豫了一下,然后在斯卡哈惊喜的目光下缓缓点了点头。

“不是特别过分的话……是可以的。”

白的过分的脸颊在夜的映衬与雪的纷扬中显得楚楚动人。更是将那抹粉红映衬得熠熠生辉。

 

 

“呜哇啊——雪!”

盗贼像个小孩子似的在雪地里蹦蹦跳跳着,还不忘拉着歌姬一起。歌姬只好吃力地跟在精力旺盛的盗贼的身后,显得有些笨拙。

富豪也很震惊地伸出手接住一片飘下来的雪花,看着它在自己冻僵的手里融化。“不愧是美国呢、下的雪都和日本的不一样。只是比日本更冷一些呢,呼呼。”佣兵看了看对方的脸颊,犹豫一下走上去握住富豪的手。然后不顾对方的挣扎将对方的手放进自己的围巾里,一边一本正经地说:“这样暖和一点。”

一旁的乌莎哈看的直羡慕。再看看自家忙着玩雪的大人,稍微叹了口气。

“乌莎哈——来一起玩嘛!”

转过头去,乌莎哈看着自家大人被冻得略微粉红的脸蛋,坚定地摇摇头。“否。斯卡哈大人请随我去咖啡屋。太冷了。”然后不顾斯卡哈的抗议将对方猛揍一顿拉走了。

亚瑟们面面相觑。耸了耸肩继续幸福而开心地玩雪。

 

“……还想玩雪、但是这儿好舒服啊。”斯卡哈恋恋不舍地看了看窗外玩雪的亚瑟们,坐在宾馆的咖啡屋里抱怨。但是手却自觉地端着杯热腾腾的咖啡,时不时轻啜一口。

“啊,我说乌莎哈。美式咖啡不苦么?”

“不苦。斯卡哈大人要尝尝吗。”

“好啊!”斯卡哈一直喝的卡布奇诺,而且加了很多糖和牛奶。总之是将原本的味道彻彻底底地盖过去了。现在她拿过深棕色的美式咖啡只是嘴唇轻轻碰了一下,就忍不住开始干呕,然后吃了好多草莓蛋糕才缓过来。

“唔呕、乌莎哈你……是怎么喝下这么苦的咖啡的啊。”转过头去看着面无表情帮她顺气的乌莎哈,斯卡哈忍不住询问。

“否。这是咖啡原本的味道。”

斯卡哈苦笑了一声,不由得佩服得看着乌莎哈冷静的面容:“那还真是厉害啊……我是完全吃不下苦的东西呢。”

“斯卡哈大人很喜欢吃甜的东西吧。例如糖之类的。”乌莎哈歪头想了想,这么问道。

“嗯哼♪是的啊!这个乌莎哈不知道么——”

“否。工作的时候吃糖也是斯卡哈大人的习惯吧。”

“呜哇哈、乌莎哈怎么知道的!让我来猜一猜——偷窥我吗!”

“否。打扫房间时看到被斯卡哈大人随意乱丢的糖纸。”

闲聊打住在了这儿。轻柔悠缓的音乐还是如同流水般播放、为这寒冷的冬天带来了一丝暖洋洋。

“斯卡哈大——”

“嘘。”

斯卡哈将手指放在唇边,让乌莎哈噤声。乌莎哈疑惑地歪了歪头,看着闭上眼睛,慵懒的面容上出现严肃和认真的魔女。她不清楚对方为什么突然安静下来,只知道这样的斯卡哈很美。

“这是……”斯卡哈开口,“罗密欧与朱丽叶吧。很好听的一首曲呢、对吧。”

“……啊,是的。”看着这样的魔女,乌莎哈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应道。

“唔诶?乌莎哈你怎么了嘛?莫不是因为——我太帅了?”

呜呼。还是原来那个斯卡哈大人嘛。乌莎哈冷冷地剁了嬉笑着的那人一眼,面无表情地捧起咖啡继续喝着。

“美国的冬天、其实意外地温暖呢。”

无厘头地这样蹦出来一句,斯卡哈托着腮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转头望向窗外,两对情人互相依偎在一起,看的斯卡哈有些羡慕和妒忌。

“是。”乌莎哈轻轻地点了点头。犹豫一下走到对方那边坐了下来。

把头轻轻靠在身旁的人肩膀上。

 

 

离外敌入侵莫里斯敦已经过去了两天。

竟然没有在第一天干掉外敌、亚瑟们都很惊讶。当他们总算想起去询问斯卡哈的时候,骇然发现——斯卡哈竟然在这关键时刻发了三十九度的高烧。本来这点高烧对于魔女来说没有什么的、但是从斯卡哈发白的嘴唇来看——她中毒了。

 

乌莎哈小心地将湿毛巾放在躺着的人的额上。那人微不可闻的动了动嘴唇没了动静。

乌莎哈抓住她的手。冰冷透骨。

有些颓废地坐在椅子上,这时候亚瑟们进来了。看着他们疑惑的表情乌莎哈自认为冷静地叙述了全过程。

“究竟……为什么呢?”歌姬显然有些恐惧,小声地询问。

富豪瞥了眼斯卡哈的嘴唇,刚欲说什么却被佣兵抢先。“斯卡哈她、中毒了吧。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毒素的来源也正是此次的外敌。”

“呜呼、是的呢。小镇上很多的人都中毒了的样子。”盗贼适宜地补充了一句。

沉默了一阵子。“这样吗……。”在亚瑟们有些不安的面容中站起身来,乌莎哈头也不回地走出门外。富豪和歌姬刚欲跟上去,乌莎哈却仿佛感应到了摆摆手。

“富豪亚瑟大人和歌姬亚瑟大人暂且不要跟我去了。”

““诶?””

佣兵向富豪比了个手势让他安心;盗贼冲歌姬眨了眨眼。

“不需要加盾增幅补血、只需要痛打一顿就可以了。”

 

平时温暖和谐的莫里斯敦硝烟弥漫。到处都是人的惨叫声。佣兵握紧了拳头,眼里充斥着愤恨。盗贼虽没有佣兵那么强的爱民意识,但也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乌莎哈有些默然。在这方面她也有错。……一心只想着斯卡哈大人、却忽略了斯卡哈大人最想保护的东西。看着遍地的血迹和残肢断臂,乌莎哈咬了咬唇。

“亚瑟大人、你们来得正好……”一个蹒跚的老年人拄着拐杖走了过来,正是莫里斯敦的镇长。他饱经风霜的脸带着些伤口和血渍、有些浑浊的双眼却依然透出一股浓浓的坚强不屈。

“镇长爷爷,怎么了?”佣兵连忙上前搀扶,但镇长挥了挥手,佣兵也只好作罢。

“那帮怪物、又来了啊。”镇长看了一眼乌莎哈,似是不明白这样漂亮的小姑娘来战场干什么。但想起当日狂暴作战的盗贼咂了咂嘴最终没说什么。

“什么?!”这下连盗贼也忍不住蹙了眉。他们几个小时前刚撤退呢!

“带我走。”

旁边一直沉默不言的乌莎哈看向镇长。被这种眼神吓到,镇长也不想继续纠结对方的身份了,匆匆派人当向导。

 

来到战斗场地时,草地早已被染红。与这种魔法生物对抗,普通士兵自然是敌不过、因此折损了不少人。而魔法师固然能跟魔龙对抗一会儿,但总会因为染上毒素而死去。一时间,人类竟占了下风。

“乌莎哈,我们该……”

“跟我上。输出。不要保留。弱点在它们前爪的胳膊肘处。”

“啊……”还没等佣兵与盗贼反应过来,乌莎哈已经来到了魔龙面前。“爷爷,你先待在安全的地方吧。”盗贼跟镇长说,然后也随着佣兵冲到了魔龙面前。

乌莎哈眯了眯眼轻松躲开了魔龙的尾巴。对方的龙爪也挥了过来,乌莎哈没有躲避迎上前去硬生生地抓住了对方的龙爪。纤细的胳膊使劲,魔龙惊骇地发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向上悬空而起。想要向自己的同伴求助,但是发现自己的同伴全部被盗贼施展了AOE牵制住了。大吼一声想要自救,但是乌莎哈岂能是它能挣脱的。

冷眼看了眼绝望的吐出一团黑雾,眼里浮现出“要死我也要拉你一起死”的狰狞的魔龙,乌莎哈左手一挥,一团荧光包住了黑雾,然后一起消失了。在魔龙绝望的目光下,乌莎哈将牵制住对方龙爪的手臂往上挥。

“死吧。”

“轰!!”

随着一声巨响,一头魔龙陨落了。整个过程不超过1分钟。躲在暗处的镇长连话也说不出来了。比起盗贼绚丽的魔法,乌莎哈的动作更简单利落,单单靠了肉体力量。这让饱经风霜的他依然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

盗贼和佣兵也和镇长差不多。一直以来乌莎哈就是负责辅助斯卡哈,是斯卡哈的下属,他们认为乌莎哈战斗力不高。大概只是个秘书一样的角色而已。

但是乌莎哈完完全全颠覆了他们的想象。想到这里,佣兵和盗贼打了个冷战。乌莎哈还只是斯卡哈的下属而已……

“别愣着。快。”

佣兵和盗贼也不是毫无经验的人,听到乌莎哈的提醒也各自攻了上去。一时间金色的光属性攻击在战场上华丽地穿梭,随着一头头魔龙的倒下,士气越来越高涨。

“轰——”最后一头魔龙在乌莎哈的攻击下彻底陨落。

习惯了成千成百密密麻麻的魔龙的袭击的士兵们瞬间有些怅然若失。跟镇长点了点头让他将士兵整顿后,乌莎哈挥了挥手示意佣兵两人跟她在魔龙尸体里穿梭。走到最近的一头魔龙的脑袋旁边,乌莎哈低头沉吟了会儿。

“如果没记错的话,魔龙的脑子可以解毒。去收集吧,亚瑟大人。拜托了。”

微微颔首,乌莎哈这样说道。

“看上去好脏诶……”虽说不满地抱头抱怨,但盗贼还是听话的走过去收集脑子。毕竟乌莎哈看上去是恳求的话少见的带着一丝强势。

佣兵倒是很听话的点点头没说什么,走上前去用石中剑砸爆了魔龙的脑袋。霎时间,偌大的战场就只剩下三个人默默地在尸体的脑袋前俯下身子去,然后有着闷响和撕裂空气的声音响起。

待几人收集完几百只魔龙的脑子后,已经过去一小时了。疲惫地伸了个懒腰,这种工作对于佣兵来说比战斗要无聊的多了。

紧了紧手中的小袋子。吐出一口气,乌莎哈冲佣兵二人说道:“可以了。差不多……可以走了。”斯卡哈大人不知道怎么样了……。在战斗中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经黄昏了。战场也寂静无比,只有些窸窸窣窣的弯腰时衣服摩擦的声音。

 

乌莎哈附身摸了摸斯卡哈的额头。似乎还有一点点烫,但比前几天确实好了不知道多少。

乌莎哈沉寂了一会儿。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然斯卡哈神志清醒,但沉闷不响的斯卡哈让她很是不安。该怎么办……她叹口气。她探头望了望窗外。雪依旧还是若无其事地下着,似乎没看见前几天的战乱。

自乌莎哈怒杀魔龙后的第一天魔龙就再也没有侵犯过这个小镇了。镇长也抓紧机会组织人手来修复城墙,照顾伤员。

亚瑟们也难得好好地放松了一回。

——“乌莎哈。”沉闷的声音响起。看来感冒并未完全好掉。

“?斯卡哈大人?”

“过来抱抱我。”

“诶?”

然而还没来得及询问和反驳,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靠向了斯卡哈。有些迷离又有些炯炯的目光看向乌莎哈。

她半坐起身,将唇贴上对方的。

一个绵长而湿润的吻后,魔女看着面色铁青的兔子这样轻轻调笑道。

“看到乌莎哈这样为我担忧——哈,中毒也值了耶。”

 

 

当整天打小怪的boss回来了之后,斯卡哈莫名变得喜欢调戏乌莎哈了起来。

“乌莎哈——快来帮我按摩按摩嘛~”

“否。”

“诶好狠心!难不成是累了……?要不再累一点呜噗哇……”

“斯卡哈大人请自重!”

于是这样的对话亚瑟们也屡见不鲜。但他们也顶多是面面相觑,耸耸肩,然后各自去干各自的。

日常的奏鸣曲正在进行中。

而窗外的白雪早就不见了踪影。迎来的是春天的阳光。

 

Fin

 

哈哈哈哈哈哈哈写完了我记得是去年十月开始码的。这对官方也有发很多糖……快被糖块淹没了orz

最后许愿莫受。Sbj我已经没有希望了。再抽不到好卡估计要卸游戏科科。

最后的最后希望大家喜欢这篇文!

这里虎崽欢迎勾搭!


评论(2)
热度(12)

孟德斯鸠与虎斗

©孟德斯鸠与虎斗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