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斯鸠与虎斗

枝是空中的根

【R76】REDIE

*标题《再死》。是个游戏名。好吧其实没有这个单词。

*以阎王的女儿为视角的第一人称叙述

*短打。很短很短

莫名其妙的脑洞。全文第一人陈叙述。

 

没有征得父亲的同意,我偷偷地跑了出来。若是他知道一定会打我屁股的……委屈地这么想着,心中的执念却没有丝毫的减弱。

我一定要去阎王关瞧瞧!

传说那个地方有形形色色的死人会来……一定很有趣吧。长期被关在家中,我完全没有知道外面世界的机会。而这次却是个好机缘,我一定会好好把握住的。

一直以来,这个被称为地狱的地方的色调都是暗红色和黑色的。我顺着那条滚滚的岩浆河,一路连蹦带跳的往阎王关跑去。反正死了也没关系,大不了重新出生一次。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阎王关已经在眼前了。

那边排着一条长长的队伍。形形色色的人都有,有的神采奕奕也有的满面沮丧。

打着哈欠的使者让他们在这厚厚的死亡记录册上签了名。突然觉得好无聊哦。我有点失望的撅了撅嘴。

转身时我看到一个衣着很酷的高大男子翘着二郎腿,坐在那儿阖着眼似乎是在这儿睡觉。我感到很吃惊。竟然还会有人面对死亡的恐惧在悠然自得地睡觉?!这人可不简单……

我悄悄地走过去。这个人很高大,就算他坐着我踮起脚来才能和他平视。我打量着他。他带着一个白色的样貌奇怪的面具,穿着黑色的皮大衣。这样奇怪的装束可不多见……我还在想着他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死时……他好像开口了。

“小姑娘……一直看着陌生人,你父母没告诉你会被拐走吗?”

我的天,还是一个人贩子码?我摸了摸有些酸的脖子,干脆跳到长椅上俯视着他:“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说了算。……所以怎么可能被你这种坏人拐走哦。”

他沉默了。一会儿,他发出低沉的笑声:“小姑娘,你对自己很有信心嘛。莫非你是阎王府的什么人?”

听到这儿我不禁拍起胸膛:“哼哼是的哟!我老爸可是阎王。”

说到这儿,我得意地看到他终于抬起头来,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我能猜想出他面具下的惊诧目光。沉吟了一会儿,他说:“那你爸爸是不是能掌控人的生死?”

“当然。不然怎么叫做阎王?”

“我能请求他一件事吗。”

“怎么?让你不死吗?”我哼了一声,将手叉在腰上。本以为他是什么已经看淡生死的人了……没想到还是一样与其他人一样不想死嘛。

“你误会了……。”他扭了扭脖子,发出骇人的噼里啪啦声,“我不是不想死。”

“……那是啥?”

“我想请求他……免我一个……朋友,免他不死。”他的话语里有些犹豫,但还是想倾倒豆子一般终于吐了出来。

“他在这儿么?”我坐在他旁边,把手放在双目上打量着那些人。

“不在。”他的拳头握紧了,这个动作被我收进眼底,不知为何我突然很同情这个人。“他现在……估计快来了。因为我的原因。”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为何要叹气?我忍不住想问他,但看到他低垂的头知道这些事情自己还是不要过问为好。

“那好吧。他叫什么名字?”我答应了他。我一声令下,看那接待死者的使者敢不听我话?

他转过头来,面具后的锐利眼神穿透了过来。我打了个寒颤。“莫里森……或者说士兵76。这两个名字。”

“两个人?”我皱了皱眉,两个人老爸可就不能让我这么为所欲为了。

“……呃,是一个人。他有两个名字。但不知道他来到这儿的身份是哪个而已。”他顿了一顿,“我希望是‘士兵76’这个身份。”

我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还是轻轻地嗯了一声。我举起右手放在头上做了个军人的姿势。看着愣住的他我吐了吐舌:“保证完成任务!”

我看见了他面具下微微翘起的唇角。

“交给你了。”他伸出宽厚的手掌在我头上轻拍了拍。“那么我先走了。……时间估计也不允许我再和你细聊了。”

“可是我可以让你活过来去保护他呀!”

“不用了……。”他的背影很缥缈。“我已经死过一次了。”

我看着他走向阎王关,在使者的死亡记录本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待回过神来他已经不见了。……等等,他叫什么名字?我猛地一拍脑袋,暗骂自己一声蠢货。我跑过去,使者朝我弯了弯腰。我没有理会他,一把抢过那个本子。

“死神”。

呃?我愣了一愣,把本子还给不知所措的使者,站在他旁边一动不动。“那个……”我扯了扯使者的袖子,他昏昏欲睡的目光扫来,“等会儿如果有个人在你的本子上签了‘士兵76’或‘莫里森’这个名字……叫我一下好吗?求你了嘛,谢谢。”

使者连忙答应让我很满意,我当然不会想到他心里嘀咕着“这个小魔女怎么这么礼貌了”这样的话,蹦跶着坐到那个还有着“死神”残留的体温的位置上。

 

按照人间的时间算,冥界也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了。

这个叫做士兵76的人怎么还没死啊……我不满的小声抱怨,突然想起这样说话不太对,心里又默默补上了一句:对不起,我没有咒你死!……要怪也要怪那个“死神”。

再这样下去我屁股都要变大了。我准备小憩一会儿时,阎王关那里的骚动让我微微来了精神。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吗!赶紧去凑个热闹。

我跑到那儿,看见使者被一个拿着很大一把枪的人指着。虽然使者不会死,但是显然他吓得不轻。后面站着的死人也都脸色更加苍白的炸开了锅。

“怎么了怎么了?”我连忙问使者。

他哭丧着脸指了指面前这个脸色阴沉的人:“就是这个人……他叫做‘士兵76’,于是我按照您的吩咐把他拦下来……结果他……”

就是你吗!我惊喜地看过去。这个人也很高大,让我不爽的是他竟然也带着面具……他有着白色的头发,身上脏兮兮的,一看就是刚打斗过的样子。和“死神”的衣服不同,他穿着红蓝白相间的皮衣。

“等等等等不要动手嘛!”见到他一脸阴沉的将枪对向我,我连忙道,“是一个叫‘死神’的人要我找你的!”

“莱耶……死神?”他愣住了,枪也放了下来。我坚定地看着他,他犹疑了一下微微点头:“有什么事……吗?”

我扬了扬手,然后往一边走去。他似乎也会了意,跟着我走到那个长椅下。我坐下,然后拍了拍我右边的位置。他犹豫了一下,然后隔着些空余了下来。

“恩……怎么称呼你好呢,76吧。”我慢条斯理地开始说话,恶趣味地准备吊吊他的胃口。“‘死神’他不想让你死。所以他让我如果看到你就让你回去。”

“……什么?”士兵76的眉头锁了起来。他的目镜下的双目茫然而又惊诧地看着我。他将枪放到一旁,转过身来面朝我。“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知道呀。”我耸了耸肩,对他有些粗暴的态度不太开心,“但是我觉得就这么把你复活会不会不太好,所以来问问你。”

他沉默了。他的眉毛缓缓舒展开来,那道伤疤也随着他眉毛的动作而不安地蠕动着。“我不需要……”他站起身来,就欲离开。

“诶诶等等!”我连忙站起身来喊道。

“恩?”他回过头来,停在了那里。

“他明明那么好心地帮你求我,”我突然有些厌恶这个士兵76起来,“死神”握紧的拳头与苦涩又无奈地声音浮现在我脑海里,我一激动,叫了起来,“他明明这么关心你!你为什么要……唔……”

士兵76将他的护甲打开了。

那道蠕动的伤疤从他的眉心直到左边的唇角。我一哆嗦,突然有些作呕起来。“害怕了吗?……我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他重新走过来,坐在椅子上。“就算莱耶斯他再想赶我走也不可能了。”

“莱耶斯?”

“就是你口中的‘死神’。”他点了点头,那双好看的蓝色眼睛看着我,“莱耶斯和莫里森早已经不复存在了……”我知道“莫里森”就是他自己,“但是……现在的我们又一次已‘死神’和‘士兵76’的身份死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新的一种开始吧。”

我被他绕口令般的语言弄晕了,“又一次死了……?新的开始?”

“恩,”我好像看见他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了一丝丝的笑意,“所以不要拦着我……我会去找他。”

他又一次起身,往那个方向走去。这次我没有拦住他,我跑过去。

“我跟你一起进去吧。”

“好啊。”他回答我,但明显他的注意力不在我身上。他的目光往那深邃的广袤大地看去,即使那边是一片暗红和黑暗。我忽然明白了什么。他不会有所畏惧,因为他是莫里森,而他有莱耶斯。

“你和莱耶斯是什么关系?”

“曾经的敌人……现在的……”他话说到一半没有再说。我看见他唇角高深莫测的笑。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那里有个人影,一直在等待着。

 

Fin

小剧场

莱:你来了,莫里……呃

莫:(拿枪射了一枪射在莱耶斯脚边)你好啊,莱耶斯。

我:……(惊恐无比的眼神)

 

这宣布着莱耶斯妻管严的生活要开始了。这算糖吗……还有这奇怪的东西方结合的设定呕。我快死了。当然bug还真的不止一点点……请大家谅解。因为是短打没有去好好地构思

还有一个小时就期末考了就我还在发文。

这里虎崽欢迎勾搭!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