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斯鸠与虎斗

枝是空中的根

【奏唯】媆春

*knt生贺

*私设有,ooc爆炸

*背景混乱没有具体那部作品的背景

不在老家没法摆阵,学业又忙,所以拖了很久……抽空出来写了篇贺文。喜欢上他也有两年之久了,我也并不算死忠粉,也仅仅在这部作品里喜欢他而已。但是我仍旧喜欢他,就算是只能无能地画个画写篇文,还是依然担着。写一下可能的雷点吧

Laito助攻注意/knt略微青涩小伙子注意/大哥情绪化注意/结尾青春恋爱风注意

 

01

春的叽叽咕咕声已经响起了。来的那么不可思议,那么突然,小森唯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在她的印象里,这座城堡永远是阴森森的,不透光的,能看见的只有漆黑的灌木丛。

第一个唤醒她对春的感受的是温度。

跟吸血鬼生活了很久,唯好像没有再仔细去体会真正的温暖了。在冰冷的手的触碰下她只能通过热水来缓和自己的神经与疲惫。而从窗缝溜进来的一丝潮湿的暖气让她精神了不少。

现在……

窗外的是什么?

花。

除了喜悦更多的还是惊讶!花,花啊,樱花!她深呼吸了一口气。从床上站起身,将睡衣上的皱褶捋捋平,唯踩着轻柔的步伐,仿佛不想惊跑这簇花般小心翼翼地靠在窗口上身子微微往前仰,想要去触碰那朵——

“唯……你在干什么?”

可惜的是手指差点就能感受到了。唯惊慌地收回手转过身,看向蹙着眉站在门口的紫发少年。在他不解加些没有缘故的愠怒的目光下她结结巴巴地开口:

“我、我只是想……看看花而已。”

“看花?看什么花。”他的眉头间似乎舒缓了一些,于是唯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你……要来看一下吗?”

奏人没有说话,顿了一下后毫不犹豫地大步走到了唯的旁边,顺着她的手指看去。

樱花……吗。他侧了侧脑袋,看着唯的侧颜。她的表情不像以往那般懦弱而又胆小,反而充斥着如同新生般的自信,让他有些不安起来。这种能让人们产生希望什么的东西……怎么可能,存在呢。

他伸出手,苍白的手指划过春日湿润的空气,带着尖啸声奔向那朵本就勉强厅里楚楚可怜的花儿。

没有理会唯乞求般的喊叫,他手掌间飘落下的,是新生的渴望。

 

02

奏人拿起叉子叉下一块蛋糕放入口中,却依然高兴不起来。不是因为这块蛋糕不够甜,也不是因为这叉子刺到自己什么的……但到底为什么,他也说不上来。

他开始烦躁。

叉子尖锐的尖刺划开柔软的奶油将里面搅得天翻地覆。蛋糕被戳得千疮百孔,没有一处是完好无损的。发泄够了,他停下来怔怔地看着那块惨不忍睹的蛋糕。

“你要吃吗?”他最终询问怀里的Teddy。

一如既往的无果。它代替不了他心中的那个人。

“嘿~又在想些什么呢?”奏人对于他总是突如其来的他的招呼早已见怪不怪了。他厌烦地蹙眉,侧头拍开那只放在自己肩上的手不客气地回答:“不关你事。”

礼人浮夸地笑了一下,习以为常地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

“我看你……是真的有心事吧。”

奏人的手顿了一下。终于他放过了那块可怜的蛋糕,起身准备离开。礼人连忙一把抓住他的手:“哎?别走啊,——我可以帮你呀~。”

“我不需要你帮忙!你别太自以为是了……”他没有给礼人丝毫面子,狠狠地甩手。但随即他突然又有些后悔——为何不让这总是耍小聪明的人帮自己想个主意呢?

不行……

奏人微微转过头,看到礼人含着细微调侃与挑衅的眼神,气上心头,咬着牙一甩头迈出一大步。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只能用鲁莽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心意,不甘感强烈,但他却没有什么办法。毕竟,他不像礼人,那么厚脸皮,能那么轻松地说出自己的心意。

他只顾埋头苦奔,却没有意识到前面的人也心不在焉地走来,迎面撞了个满怀。

“……!……唯。”他踉跄地退后两步,将之前快要脱口而出的抱怨吞回肚中。见前面的少女吓得想跑,内心的恼怒更被这扩大几分。他抓住对方的肩膀,没有丝毫缓和与怜惜地将她推在墙壁上。

“疼……!”脊椎骨都要被撞断的极致痛楚从背后传来,没忍住,唯叫出声来。音节刚说出她就后悔了。谁知道奏人又会因为这句话而干些什么呢?她紧张地缩了缩身子,恐惧地阖上眼。

心中升起的茫然感与痛苦感让奏人十分不自在。他烦躁无比,甚至想冲前面的人大吼一阵子。

他与迷途的羔羊无异。

唯能清晰地看见他的后颈,看见零碎的紫色发丝。对方的脑袋在自己的颈窝里像是小狗一般的蹭着,让唯有些疑惑也有些害怕。

“……唯。”

少年轻声呢喃,獠牙沾染上了血渍。

 

03

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和奏人的关系究竟如何。只是隐约觉得与其他人有些不一样,她显然是刻意地去和奏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她说不上来为什么。

奏人早就察觉到了这点。

为此,他大吼过,用吸血鬼的方式惩罚过小森唯,甚至有时整个城堡都回荡着他的咆哮。他的占有欲与私心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小森唯不能给他看到与其他人“暧昧”了,奏人恨不得把她整个人都吞噬殆尽。

他想着一定会有什么办法达到他的目的。

不惜手段的。

 

04

春的征兆已经明显的不止只有小森唯感觉到了。

唯起床时讶异地发现那个高大的男子靠在她的椅子上打着盹。她犹豫了一下,掀开一点点被子,用脚去够拖鞋。

“——醒了?”

那声音一响起,唯连忙慌张地收回脚,微红着脸唯唯诺诺地回答:“恩……因为天气比较暖和了吧,所以……起得会比较早。”

“这样啊。……那也好,省去我叫你起来的麻烦。”抓了抓有些凌乱的头发,修慵懒地回应道。随即他站起身来,步子不快,甚至有些慵懒,却一步一步十分有力。

“呃……修先生?”不安地往后退去,直到抵到墙,唯询问。

在唯的低声惊呼中修掀开粉色的被子,身子往前俯去。立刻,男子身上独特的气息萦绕在小森唯的身边,让她的思绪顿时有些不清,被对方逮住了空子抓住了手。

舔舔嘴唇,修被那股血液的味道弄得也顾不上什么绅士风度了,凑近纤细的手腕。

手上传来的痛楚让唯打了个机灵,右手条件反射般想去推开抓在自己手腕上的那只大手。很快,顷刻间手就被制止了,反而被更加粗暴地顺势压在了床上,脑袋也从她的左手腕上开始往左缓缓移动。

就当唯准备好接受痛楚时,身上的人停下了动作。

“恩……?”修发出了一声略有着讶异情感的鼻音。小森唯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向自己的手掌,手指,……上面的咬痕。

她的脸刷的涨红了。“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和奏人君……”

话刚说出口她就后悔了。我怎么那么傻啊!她愤懑而后悔地低下头去,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意外的是,身上的那人抬起了身子。唯抬起头,惊讶地望向他。

修无奈地伸手将额前的一些头发往后捋去。他湛蓝色的眸子前所未有地出现出了明显的情绪,……那是一种无可奈何。

“还没察觉到吗,你。”

……?唯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又做了些什么让对方露出那样的神情。

真是难以揣测啊,唯看着修边打哈欠边缓步走向房门这样想到。

 

05

傍晚唯的房间意外地迎来了一位客人。

绫人挠了挠头有些不耐烦地跟唯讲了礼人摆脱他传的话。“总之,就是这样。……你去不去我管不着啊,喂。……不过我劝你还是来,贫乳。”

唯张了张嘴。她什么时候没有依照他们的指令行动吗?“好的……那我们是现在就去吗,绫人君?”

绫人没有说话,只是哼了一声转过身去往外走。

唯连忙跟上,内心开始揣测起礼人的意图是什么。如果不是一般的情况下,他们并不会这样郑重其事地找她呢。

抬头望向窗外,唯发现春的气息越来越浓烈了。

即便,被残忍地扼杀,……仍旧锲而不舍地,一次次,一次次重生。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下,看着暗红色,带着华丽花纹的地毯。

 

06

唯坐在桌边,即使心事重重也不免为当前的情景扬起唇角。

春风和沐。

奏人楞了一下,稍微有点心情复杂,于是略略转过头,掩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灼热起来的脸颊。

事情的发端堪称尴尬。

说是今天是奏人的生日没错,但礼人突然就决定开办一个庆祝奏人生日的生日会,让他措手不及。……不对吧,明明礼人自己生日都不会这样干的。抱着满腔的怀疑,在礼人的意味深长的要求下奏人还是准时地赶赴他们家的餐厅。

本来是深紫色系的一个巨大餐厅,但现在却被装饰得像个游乐场一样。巨大的水晶吊灯上挂满了彩带一样的东西,还放了一只恶心的大蝴蝶结。墙壁上还有些粉红色的气球……以及已经落座的其他三人十分别扭的表情。

不对。

这到底是谁生日!!

奏人正要对身边笑嘻嘻的礼人发怒,谁知身后传来了讶异的女声:“奏人君?……啊!原来是奏人君生日吗——”奏人转过身来,来不及开口说话就被对方脸上灿烂的笑容弄噎住了。

“恩,嗯……。”缴械投降的奏人只能答应。

“是吗!奏人君生日快乐哦~”

那人惊喜地弯了眉,像月牙儿一般,洋溢着喜悦。奏人斜睨了一眼礼人,见他冲自己眨了眨眼。再看向绫人,发现他立马避开了自己的目光。

你们……

果然是故意的吧。

 

07

“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就算是极不愿意承认,但奏人依然是露出了笑容。他从来没有体会过,别人为自己的生日送上祝福的感觉。……即使是家里的兄弟。

而更重要的是,这次多了唯。

唯接触到奏人投来的目光,冲他笑了笑,问:“要我切蛋糕吗?是你最喜欢吃的草莓蛋糕。”奏人点点头。其他人也安静下来,注视着小森唯的举动。

刀子切开柔嫩的蛋糕,仿佛在水里游泳般缓慢地撕裂着烘焙得正柔软的蛋糕肉。覆盖在最上层的奶油流进被切开一个口子的蛋糕缝里。

奏人愣神。

“奏人君,你的。……奏人君?”殊不知这一愣神楞得够久。奏人麻木呆滞地接过那个盘子,许久未升起的暴躁感突然又莫名其妙地围上心头。

不远处观望着这边的修将奏人的情绪完全收入眼底。他无声地嗤笑了一声。看来这所谓的感情,不过是占有欲和暴躁感而已。

他所预言的所有几乎是对的,但……

 

08

“喂!绫人……别抢我蛋糕啊!!”

“嘿嘿……抹你脸上——”

奏人压抑住了。

他闷声不响地在桌子最左侧吃着蛋糕,好像与右边吵闹的情景格格不入。

唯有些不安。她突然开始惧怕,惧怕这样的奏人。平时动不动就生气吵闹的奏人她已经习惯了,她也渐渐摸清楚了,那仅仅是一种害怕孤独与寂寞的孩子气而已。而这样安静、淡漠的他更像是被什么恶魔附体了一般。

“奏人……君?”

他缓缓抬头,那是一双无神的眼眸。

 

09

这几天唯依然在些许惊慌与惶恐中度过。她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担心奏人,但她更渴望知晓的是让他露出那种表情的原因。

“笃笃。”

有人叩响了门。

唯叹口气整理好情绪走过去打开门——却被来访的人狠狠地拉过。她看清楚了那紫色的发丝,却还来不及出声与思考,脖颈传来一阵剧痛。

毫不留情的,野蛮的,……绝望的。

炙热的血液温润着自己干涩的嘴唇,填饱了体内的某种东西。

“唯……”他轻轻呼唤着。

你听得见我的呼唤吗?你听得见我的心声吗?你听得见……你听得见吗?他喜欢嘶吼着,喊叫着,命令别人,……但是此时他只能在心里低语、乞求着她听得见。

随着时间嘀嗒嘀嗒地流逝,奏人已经放弃了。他拔出尖锐的獠牙,抬起头来,准备迎来绝望。——但,迎接他的是一双泪眼。

唯伸出手,抱紧了面前的少年。

“我听得见……我听到了。”

 

10

伸手摘下一朵花,在奏人疑惑的表情下放在泰迪的头上。看着奏人不太开心的表情唯笑了起来。

“奏人君觉得可爱吗?”

见他脸色有些不好看,唯连忙将那朵小小的花拿下,置于自己的耳朵边笑着问道。

他没说话,抿着唇转过头去,那红晕恰似那朵花末端的颜色。

她笑着,将头靠在他肩膀上。

春天。

两个小小的人互相依偎着。

 

 

那是,新生的,新生的向往与希望。

 

FIN

 

拖了几周终于好了!

剧情超级拖沓,如果你看到这儿了真的非常感谢你!!

然后想说一下的是加粗的字体。这句话是为了剧情需要……事实上laito如果想要别人明白他的心意比起奏人来说可能更加困难。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