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斯鸠与虎斗

枝是空中的根

[恺楚]中国式结婚


*请不要在意这么俗的标题
*甜饼
*5岁以上即可阅读
*注意人物性格会有ooc

*较短,因为是手机码的

大概算是楚子航的生日贺文!因为手机要被没收了所以是赶出来的有点粗糙请不要在意!!!
也是入了龙族的第一篇文,感谢夏秋@夏秋 

————————

恺撒为难地看着自己手中的两件婚纱。
一件通透雪白,处处挂着优雅性感的蕾丝边。一条则是张扬的大红色,一看就让人觉得很喜庆。唯一没有区别的就是它们都价值几十万。
“你觉得哪条好?”他问身边的人。
楚子航黑着一张脸没有答话。
我是不是神经错乱了才会跟他来逛婚纱店?他这样问自己。
恺撒见他没有回答,也出人意料的没有恼,而是继续仿佛自言自语地说:“我觉得这件挺适合你的,楚子航。你们中国人说什么来着?结婚越红越喜庆嘛。”
一向跟得上恺撒如欢脱的青蛙般的思维的楚子航,竟是被恺撒的滔滔不绝说得愣了一愣。
过了0.5s他才反应过来。
“恺撒!!”他吼道。
幸好因为楚子航没有带村雨这家婚纱店才侥幸逃脱被破坏的命运。

说起来结婚这件事也是前不久才决定的事儿。毕竟结婚是大事儿,得慢慢来,慢慢来。
前女友诺诺没有丝毫对于前男友出柜的愤怒反而是一脸兴奋不已地瞎掺和为恺撒提意见:
“既然楚子航是中国人!你要按照中医人的套路来嘛~而这件事,最好问我!”
她拍着胸脯打着包票。
一旁的路明非眨巴眨巴眼怯怯地插了一句话:“老大,我觉得我也可以提些建议。”
闻言诺诺扬了扬眉:“不相信你师姐?”
路明非连忙摆手说nonono,然后靠近恺撒摆出一幅贱兮兮的样子说:毕竟我是男人,我可能会了解师兄一点。
恺撒靠在柔软的沙发上陷入沉思,诺诺和路明非都看着他。
最后恺撒做出了决定:
“那么我就不按照你们说的来吧!杀胚应该不属于男人或女人吧。”
路明非诺诺目瞪口呆。
好不容易说服恺撒按常路子来,两人开始为婚礼的策划犯起愁来。倒是当事人一脸悠闲地点一根雪茄,看着两人忙来忙去。
恺撒只是露出了加图索般土豪的微笑。
诺诺一拍桌,嘴中冒出了个脏话:
“你妹的!!!你干脆跟我一找楚子航去吧你!!!!”
于是恺撒被诺诺要挟着,去宿舍找楚子航。路明非也悄咪咪的跟着,但是心中却有着很不好的预感。
楚子航见到他们第一个反应是关门。
好不容易挤进去,几人落座。楚子航也不说话,反而像客人一般等待为首的恺撒发话。
“婚礼我打算聘请世界上最优秀的团队来负责策划。我比较倾向于水下婚礼这种样式的,因为我很喜欢这种清新的感觉。而且我们的科技与资金绝对允许我们做最完美的婚礼。”
恺撒滔滔不绝地开始说起自己的伟大宏图,说的一旁诺诺路明非继续目瞪口呆。
明明刚才的脚本不是这样子的吧!
楚子航微微皱了皱眉。一部分是因为恺撒的张扬,一部分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心里竟然有一些感动。
感动?他把这丝丝感觉残忍地扼杀了。
“我没有什么要求……”他开口,“只要是中式婚礼就可以。”
“中式婚礼?”
恺撒皱眉。他从来没有料想过楚子航竟然会这样回答。于是他开始觉得事情有趣起来了。
“这当然没有问题——”他打了个响指,信誓旦旦地承诺绝对会将这个中式婚礼安排的无比完美。

第一次。
恺撒这种用钱办事而不用脑的人竟然将楚子航的眼睛用一条根本挡不住眼睛的黑布挡住,神秘兮兮地抓着楚子航的手绕绕拐拐地走进酒店。
楚子航黑布下的眼睛密切地环绕着周围,心里诧异地说,还不错啊这布局。
可是当他走进那恺撒所谓的“婚礼殿堂”时,默不作声地开启了言灵。
没带刀如何?
君焰足矣烧掉整个婚礼。
于是火焰的火色和恺撒精心准备大片的大红色交杂在一起,陪着侍者惊恐地尖叫真的是无比美妙。
恺撒倒是悠闲自在地打电话,叫学生会的小弟来处理。
大把大把的赔偿金从恺撒手里流出去,连恺撒都皱了皱眉,楚子航却是脸色都不变化一下抱着双臂坐在一片火海中。
“我喜欢简约。”
他淡淡说。
“最好颜色少一点。”
他又补充。

于是第二次。
恺撒这次倒也直接,没有遮遮掩掩,直接带楚子航来到这个金碧辉煌的酒店。
楚子航摸了摸腰间的村雨侧首跟上昂首挺胸的恺撒。
恺撒来到一大扇檀木门前,转头对楚子航笑道:“我想你这次应该会满意了。你还是第一个那么嫌弃我主持策划的人。”
楚子航耸耸肩不可置否。
他上前一步推开大门。
那确实是一片极简风格的装潢与布置,若是换做平常楚子航肯定会不动声色地默许。
但是……
这黑白灰的布局到底是结婚还是送葬啊?
眼见楚子航又要拔刀,恺撒感觉到杀气,连忙伸出手,一只环住楚子航的脖颈,一只手按住他腰间抚在刀柄上的手。
“我听你说要简约,所以猜测你喜欢黑白灰的搭配。不错吧……”
随着刀片刺耳的划击声,恺撒收回狄克推多,举起双手作投降状。然而楚子航没有领情。他感到深深的心寒。
跟恺撒说话真的不是和人说话。


好不容易搞定婚礼还是由两个细腻的中国女孩子苏茜和诺诺把恺撒的钱拿来将婚礼的布置搞定了。
婚礼当天,来的人几乎是全学院,可见加图索家少爷出手之阔绰。
路明非看着镜子把自己的领带松了又紧紧了又松,一旁的芬格尔实在看不下去了出声制止:“好了好了,你的领带已经系得够完美了。别再动它了行不?连我都替它难受。”
路明非这才收回了魔爪,忐忑地对芬格尔道:“我这还是第一次参加别人婚礼诶,能不紧张?”
“学学人家女孩子,”芬格尔朝打闹的女孩子那边努努嘴,“玩的照样嗨。”
殊不知,女孩子们只是在打赌楚子航会不会拆恺撒的台而已。

“美丽的小姐们英俊的先生们——”大家还在餐桌上夹点菜唠嗑唠嗑时,清朗的男声响亮地响起,“纵使我只是个小小的无名之辈,但是这次婚礼的主角我相信会养各位的眼的!”
只见芬格尔一身西装,头发梳得极其整齐,挺着背从后台走向舞台。
下面一片寂静。
芬格尔为自己壮了壮胆:芬格尔,你是最棒的!你是猛男!你无所畏惧!
“我想很多人对于来到这场婚礼还是有一点点的抗拒。
“毕竟不是谁都能接受所谓的同志。”
芬格尔越说越高声,显然是进入了状态。楚子航看着上面高亢讲话的男人,不着痕迹地挑了挑唇。
“但是谁又能不忠心忠意地同意他们,祝福他们呢?引用一句老话,‘爱情是没有界限的’。即使每天被撒狗粮,”芬格尔露出一脸悲伤委屈状,引得下面的人一片哄笑,他才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
“我是由衷地羡慕这俩货啊。”
雷鸣般的掌声响起,芬格尔悄悄松了一口气,膨胀了起来:没错芬格尔你是最棒的!
这导致他忘了将“新娘”引上台。
楚子航等了半天,观众等了半天。最后楚子航意识到肯定是芬格尔这傻逼忘了,于是自己上来了。忘了把腰间的刀拿下来,就上来了。
“新郎官来啦!!”不知哪个花痴的女孩子喊了一句,顿时所有目光都聚焦在楚子航身上。
“不对啦,准确说来楚子航应该算是新娘子吧!”又是一阵哄笑。
意外的是这样的讨论声没有让楚子航感到任何难堪或者是不愉快。他咳嗽一声握住了话筒,想要按计划来致辞。
他正要开口,目光顺着那条长长的通道看去,看到了那个头发梳理的能反光的男人。
一时间他有些发愣。
怎么不按照计划来?
一旁拉着恺撒的诺诺穿着一身白纱,袅袅婷婷的身姿看的一干男学员眼睛发直。
但是楚子航没有仔细去看诺诺飘逸的姿态。
金发被梳理的很直,碧蓝的傲慢眼睛和让人觉得不愉快的薄唇依旧,甚至脸上的高傲也没有丝毫的收敛。但是楚子航觉得,恺撒有些变了。
哪里?
他闭上正要说话的嘴,目不转睛地看着恺撒不疾不徐地缓缓一步步走来。
他什么也听不到了。
只有沉默,和恺撒的脚步声。
“嘿,杀胚。”那个人走到自己面前来时,楚子航已经睁开了眼,毫不避讳的看着他。
这种时刻就算芬格尔也不会傻逼到去煽风点火。毕竟,他们俩——需要一个空间嘛。
楚子航无言地看着恺撒。
只有恺撒能清楚地读懂,那眼神里面藏着温和。他深呼吸一口气,右脚迈出一步——单膝下跪。饶是他,也忍不住有些紧张起来。
无视台下一片片女性的兴奋惊呼,恺撒·加图索清了清嗓子。
“Umm……亲爱的楚子航……先生。虽然不太愿意对一个男性说这样的话……
“但是你愿意与我长厢厮守,白头偕老吗?”

“中文说得挺顺溜啊老大!”后台的路明非悄悄地鼓掌。然而旁边的芬格尔已经看傻了。

楚子航深吸一口气。
然后他扯住恺撒的领子迫使他往上看,然后毫不留情地咬住了那对让无数女人痴狂的唇瓣。
“哇啊啊啊啊大新闻!!”
“快拍照呀——”
两人对耳边的尖叫充耳不闻。恺撒玩味地挑了挑眉毛,收起已经准备好的小巧戒指,反抱住楚子航的背站起身来。“没想到你这么主动啊。”亲吻的间隙恺撒调侃道。
楚子航不语。
两者终于分开,并排站在一起面对下面的照相机咔咔声。
恺撒对旁边阴暗处还呆愣着的路明非使了个眼色,路明非这才如梦初醒,将一大束红色的玫瑰花拿上来递给恺撒,然后跌跌撞撞地下去。
恺撒捧过一大束玫瑰花,手指抚摸了几下玫瑰花的花瓣,抬起头来直视楚子航金色的眼眸。
微微抿唇,楚子航想说些什么,被恺撒拉住的手却紧了紧。
“很感谢到场的所有来宾。”恺撒朗声道,握住楚子航的手一直没有松开,“毫无疑问的是,你们的到来不仅是你们的幸运,也是我和楚子航的幸运。
“自从进入卡塞尔学院到结婚之前我一直以为我喜欢的是诺诺只是没想到真相那么残酷。我喜欢上了一个‘国民男神’!”
恺撒难得的幽默感让气氛轻松了起来。
“但是我不会后悔。”
他接着说。
“因为真正的男人从来不后悔!”
寂静了一会儿掌声雷鸣。果然嘴里还是挂着这样的大话还是能受人欢迎啊。楚子航心道,却没发觉自己的眉眼柔和了些许。
恺撒转身,碧蓝色的眼睛里溢着温柔。楚子航知道那多出来的东西是什么了。
那是恺撒对他的“爱”。
原来是这样的吗,被“爱”的感觉。楚子航发着愣,反应过来时右手已经被恺撒握住,冰冷的金属环绕着自己的无名指。他低头一看,银色的东西上镶嵌着一颗小小的水滴。
以恺撒的性子竟然没有送那种大钻戒。
楚子航抽回手,盯着那个水滴看。那是碧蓝色的,恰似某人的眸子。他一下下的抚摸着,耳边响起他的笑声:“这样我就能时时刻刻看着你了。你也可以时时刻刻看着我。”
楚子航看着恺撒蕴含笑意的脸颊。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
“那么接下来便是我们的狂欢时间了!”
……
楚子航后悔自己觉得恺撒变温柔了。

等人走的差不多时,跟一个个拿着合影与签名心满意足的女生告别,剩下的除了牛郎三人组,苏茜,诺诺,竟然还有个教授三人组。
“喂,施耐德,你为毛要一副自己儿子嫁出去了的表情。看着怪伤心的。”
曼施坦因拍了拍施耐德。
“曼施坦因教授对施耐德教授看上去十分地了解!连戴着面具也能看出他的情绪哇有戏!”
傻逼芬格尔似乎主持婚礼上了瘾。
楚子航冷着一张英俊的脸,杀气毫无保留地散发出来。路明非有些胆战心惊,躲到了恺撒的后面。
“没关系的,”恺撒点燃一支雪茄,他忍了好久了,“他只是今天微笑过度罢了,偶尔也放松一下露出一下本性。”
“我要回家了。”
楚子航揉了揉太阳穴,满脸疲困。“等一下!”恺撒抬手揽过他肩膀。
“还有什么事?”楚子航今天脾气格外好,也不生气。
恺撒不由分说在楚子航脸上轻吻一下,然后趁其还没反应过来又在他腰间摸上一把:
“既然是中式婚礼,那便要要中式到头嘛。你是不是忘了还有个环节——”
楚子航刚想反驳怎么可能。
“应该还有洞房花烛夜的吧?”
然后旁边聊天的七人就看到了让人难堪的家暴现场。完全是楚子航单方面殴打加上恺撒宠妻的稍稍还手。
“又发生什么了?”
路明非挠头,芬格尔掏出手机拍照。教授三人组试图劝架。
只有两个女孩躲在那里偷偷地笑。她们告诉恺撒:洞房花烛夜是中国婚礼最神圣最纯洁的一环,必须要由新郎新娘两个人来。
所以,其实恺撒连洞房花烛夜是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就让他们这么打下去吧。
诺诺抬头看向灯火阑珊的上海,轻声对天空说。
一颗颗的水滴将上海渲染得雾蒙蒙的。

FIN.

质量太差了ummmm 真想大哭一场啊。剧情很水很水。
最后感谢能阅读到这儿!

评论(5)
热度(102)